免费小说 > 其他小说 > 妖怪坑我进警局的那些年 > 第103章 第 103 章
    对于陶知明做事情, 陈明一直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以为只要蒙住了耳朵, 堵住了心眼, 就可以自欺欺人骗自己那不是他错。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很多次在寂静无人夜里, 他猛然惊醒, 感觉那黑黢黢影子里藏着一只看不见恶鬼,随时想要扑上来将他撕碎。

    起初,他还能用科学观来说服自己, 说这世上没有鬼,他也没有杀人。这种侥幸直到他无意间发现了陶知明秘密。

    陶知明能用一张小纸人控制别人行动。

    半年前他就是用这种方式控制一个竞争对手跳了楼, 对方刚被送进急救室就没了呼吸,那时他是主治医生之一。

    出来时候陈明看见护士抱着一摞患者血衣从身前走过, 然后从那一摞衣服中飘出了一张被鲜血染透纸人。

    陈明皱了皱眉, 并没有多想,上前捡起纸人准备扔进垃圾桶, 却不料那个纸人在手心里动了一下, 那张没有五官脸仿佛冲他笑了。

    诡异又阴森。

    吓得陈明手心一抖, 直接将那张血纸人扔在了地上。

    然后下一秒, 那张血纸人就像是被一把无形剪刀,从中间剪成了两段。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是陶知明手段。”陈明坐在地上,靠着沙发,声音沙哑, “但有一次上官溪过来例行检查时候, 我看见他西装口袋里露出了一张纸人上半身。”

    即便只有上半身, 那样子和剪裁却和他之前看到血纸人一模一样。

    陈明呼吸一窒,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想法,但他不敢确定。

    在将他们送走后,他上网查了查那个跳楼自杀患者信息,发现对方也是一个知名企业家,和陶知明是竞争关系。

    就在他死之前,两人对一处市南土地开发权展开了猛烈竞争,从报道上看,似乎是那个死者占了上风。

    然后他就自杀了。

    死莫名其妙,他家属甚至怀疑这是一场谋杀,可是警方调查后发现这就是一场自杀。

    他周围人和公司里员工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杀。

    因为不管从哪方面来看,他都没有自杀理由。

    “就在昨天,我再次看到了那个纸人。”陈明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被吓住了,声音都有些发抖,“我没想到他胆子那么大,居然把主意打到了市长家公子身上。”

    说完,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吓,他整个人都抖了起来。

    杜若扫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微妙,“你们之前计划是什么样?”

    “”陈明沉默了一瞬,想到大头都说了,也不在乎这剩下一星半点,“陶知明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个心脏源匹配女孩,告诉我她会被送进急诊室,不出意外来时候就会断气。”

    “如果没有,那么我救人时候少出一份力,让她自生自灭。”

    “你这样,还配叫医生吗。”

    听完他话后,杜若顺手捏碎了一个茶杯,碎瓷片撒了一地,陈明见状抖更厉害了,整个人缩成一团,像个鹌鹑似,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生怕他跟那个碎掉茶杯一样,尸骨无存。

    他嘴唇嗫嚅了两下,小声辩解,“我、我也不想这样。都是陶知明逼迫我,我要不这么做,被杀死人就是我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他只是想活着而已。

    杜若听着他狡辩,感觉到特别熟悉,之前被她抓到混蛋为自己辩解时说也是同样话,“你们有苦衷,迫不得已,那些被你们伤害人就不无辜,就不可怜了吗?”

    “他们至少活干干净净,没有将刀子捅到无辜人身上。”杜若气极反笑,声音都冷了下来,“可你们呢?”

    “满手血腥却还在喊冤。”

    “哪里来这么大脸!”

    陈明被她怼说不出话,低着头默默种蘑菇。

    然而杜若却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一个连最基本医德都没有人,不配做医生,更不配穿这身白大褂。”

    她冷冷盯着坐在地上男人,抬起手朝着虚空轻轻一握,像是捏碎了什么东西,安静又诡秘。

    “啊~”

    陈明捂着手腕发出了一声痛到极致尖叫,他瞪大了眼睛,眼球凸出,上面布满了红血丝,一层又一层冷汗顺着面颊落了下来,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牙齿不断打颤,互相碰撞,发出咯吱咯吱响声,声音断断续续挤了出来。

    “没什么,就是打断了你手而已。”

    “可是方才”陈明张大了嘴巴,表情惊讶。

    “刚才不过是个障眼法,现在才是真。”

    陈明“”

    呆若木鸡jg

    杜若收起录音笔,撤掉结界,不去管神色阴晦陈明,打开门走了出去。

    陈明呆呆坐在地上,抱着自己手,脑子里晕晕沉沉,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直到外面嘈杂声透过未关紧大门传了进来,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时间重新启动,属于尘世喧嚣和烟火气在空气中上下浮动。

    陈明转了转眼珠,心脏缓慢又坚定跳动起来。

    他另一只完好无损手撑在沙发上,借力站了起来,然后跌跌撞撞朝着大门走去。

    “哗。”

    他握住门把手,用力拉开门,走廊里人声鼎沸,混着消毒水味道一并扑了过来。

    陈明站在门口,仿佛站在了一道分界线上,往前一步是人间,往后一步是地狱。

    他毫不犹豫迈进了人间。

    然后“砰”一声倒在了地上。

    “陈医生!”

    护士站护士听见声音看了过来,见到他昏倒在地,发出一声惊呼,“快叫人,陈医生晕倒了。”

    两三个闻声赶来男医生将人扶了起来,其中一个看着他不自然弯折手腕,眼神一动,出于职业习惯下意识捏了一下。

    “怎么会”

    “怎么了?”

    同伴见他神色不对,疑惑问道。

    “陈医生手腕骨头全部碎掉了。”

    同伴一脸惊恐“???!!!”

    视线下意识朝对方手腕看了过去,嘴里喃喃道,“那他以后怎么办?”

    空气一阵沉默,无人回答。

    “先不管以后,我们赶紧将他送去急救吧。”另一个同伴出声道,“他现在情况看着就不太好。”

    脸色煞白,头冒虚汗,身子无意识打着摆子,体温一会低一会高,嘴里还呢喃不清说着梦话。

    “我来背陈医生。”

    同伴也注意到了他症状,二话不说蹲下身,示意其他人将人放到他背上,等人上来后,一路小跑朝着急救室赶去。

    急诊室里已经有一个老医生接到通知等在那里了,见到陈明后先是给他做了一番检查,然后又推着他去拍了片子,最后脸色沉重叹了口气。

    “可惜了。”

    他遗憾盯着陈明手腕,“这只手即便做了手术也不能像以前那么灵活了。”

    而胸外科医生手,是不能不灵活。

    换句话说,陈明这个人废了。

    老医生本来以为一个好好苗子忽然被废了已经是件十分遗憾事情了,没想到等他给陈明做完手术,却发现事态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老医生听完了他们来意后,仍旧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陈医生平时与人为善,病人和同事都很喜欢他。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事情呢。”

    “我们已经拿到了他亲口供述,不会错。”

    面对德高望重老医生,前来逮捕陈明凌易态度十分良好,甚至还有些恭敬。

    “可他现在刚做完手术,得住院观察。”

    听到对方这么说,老医生心里已经选择了相信,但是出于医德,他还是站在了陈明前面。

    “这个您放心,我们有专门人员看护,不会让他出问题。”

    “可是”老医生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凌易笑着打断,“陈明涉及到一起重大案件,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他安全。不然他留在这里很容易被犯罪嫌疑人灭口。”

    听他说严重,老医生倒吸了一口冷气,也不再拦着了,让开了身子,仔细叮嘱了一番。

    “他需要”

    站在凌易身后一个法医部门同事一一记了下来,真诚跟老医生道了一声谢,这才带着人回到了警局。

    而商陆那边也查到了给宋权贴傀儡符人。

    不过他并没有见过给他傀儡符人,也不知道对方身份,只是因为有把柄在对方手上,不得不听命罢了。

    好在杜若从陈明这里打开了缺口,商陆拿到录音笔后立马跟上面申请了搜查令和逮捕令,岑局长大手一挥批了下来。

    整个流程迅速又隐秘,以至于藏在警局里面卧底莫锋都没收到半点消息,自然也无法通知陶知明。

    所以陶知明被一群托着枪警察闯进家里时候,整个人都是懵。

    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看着他们,刚想质问他们为什么私闯民宅,就见为首一个容貌出众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两张纸,陶知明瞳孔一缩,下意识就想往楼上跑。

    然而还没等他有所行动,他脑门一凉,一把枪顶在了上面。

    “别动。”

    青年低沉如乐器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不用拒绝意味。

    声音冷漠,充满了肃杀。

    陶知明脑门滚下一滴冷汗,当即不敢动了。

    因为他从对方语气里听出了切切实实杀气。

    “魏哥,你带着人搜楼下。”商陆单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手铐,拷在了陶知明手腕上,“宋瑾妍跟我去楼上。”

    “小景将他带去警车里,看着他。”

    “是。”

    被点到名三人同时应了一声,然后景明从商陆手里接过陶知明,压着他往车里走,魏霆带了两个人从北面开始搜了起来。

    宋瑾妍跟着商陆上了二楼,刚走到楼梯口,就就看见一个弱柳扶风似病美人扶着栏杆,又惊又怕看着他们,“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知道我老公是谁吗?”

    上官溪色厉内荏问道。

    然而她说一句喘两口样子和病恹恹状态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宋瑾妍上前一步,掏出了证件,“我们是警察,现在奉命搜查这座别墅,请你配合。”

    “什么?”

    上官溪浓密眼睫抖了抖,像是小扇子不断扇动,神情惊惶,她动了动手指,想要拦住他们却在看见对方腰间别着□□时僵住了身子,宛若一个雕像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商陆淡淡扫了她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朝着书房走去。

    “你不能进。”

    上官溪瞥见他打开了书房门,下意识喊了一句。

    然而对方仿佛没有听见似,没有半分停顿走了进去。

    宋瑾妍挑了挑眉,想到就是陶知明差点要了堂弟性命,对楚楚可怜上官溪刚升起来那点同情就淡了下来。

    “借过。”

    她绕过上官溪,去了他们卧房,带上手套开始搜查起来。

    商陆一进入书房,就先打开了窗户。

    下一秒,一只灰扑扑麻雀像是等待多时似从窗外飞了进来,它在空中盘旋了半天,像是在辨认位置,然后猛朝书桌方向飞去。

    “这里,这里。”麻雀口吐人言,拿翅膀拍了拍下方抽屉,“我看见他将纸人就是放在了这个抽屉里面。”

    商陆点了点头,带上手套握住抽屉把手,一拉。

    上面上了锁,没拉动。

    宿主,我可以

    系统早就暗戳戳准备好了,一只手已经按在了扣除功德键盘上,只待商陆一声命下,它就扣除五个功德替他开锁。

    然而它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想听声音,只听到了一声锁被打开“咔嚓”声。

    ???

    商陆接过麻雀从一个花瓶里叼出来钥匙,开了锁,然后温柔摸了摸对方羽毛,“谢谢。”

    “不客气。”

    麻雀精被摸很舒服,脑袋在他手心拱了拱,绿豆大小眼睛都眯了起来。

    系统!!!

    可恶妖怪又来坏它好事。

    气成河豚jg

    商陆没去管系统小情绪,打开锁后将一个深色木盒取了出来,见到里面还有十几张裁好纸人,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麻雀精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激灵灵打了一个喷嚏。

    小身子却下意识往商陆脖颈出靠了靠,寻找温暖。

    “左边第二个抽屉里有好几部手机,是他用来联系外面人。”麻雀精用翅膀拍了拍他脸,开始展现这段时间监视成果。

    “他还有一个日记本,在他卧室床底下地板下。”

    本来打算利用能力掰回一局系统彻底沉默了。

    它觉得这个麻雀精就是来克自己。

    就在这时,书房门被人敲响了。

    宋瑾妍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笔记本,神情激动,“队长,有新发现。”

    “咦?”见她没有自己指点都能找到藏那么隐秘本子,麻雀精瞪大了眼睛,好奇看着她。

    被一双人性化眸子盯着,宋瑾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就注意到了队长肩膀上站着那只麻雀。

    她眨了眨眼睛,方才好像听到了一声稚嫩童声。

    该不会就是这只麻雀发出来吧?

    能说人话,那它是麻雀精?

    心中这么想着,嘴里也这么问了出来。

    商陆点了点头,歪头看了乖巧麻雀一眼,声音也温和了两分,“这是小雀。”

    宋瑾妍眨了眨眼睛,心中并不怎么意外。

    “你好,我叫宋瑾妍。”

    她举起手,挥了挥,友好打招呼。

    “你好。”

    小雀也是一只懂礼貌讲文明三好麻雀,学着她样子挥了挥翅膀,“很高兴认识你。”

    宋瑾妍“”

    好吧,这还是一只非常聪明麻雀。

    不知为何,她脑子里忽然不合时宜冒出来一句俗语麻雀变凤凰。

    经过小雀提点,楼上重要物证都已经被他们搜了出来,商陆便和宋瑾妍拿着东西下了楼,和魏霆他们汇合。

    魏霆抱着一个箱子站在客厅里,听到他们脚步声后抬头望了过来。

    “队长,我找到了一些房产证和购车合同。”

    “很好,回去后交给小景做个表格出来给我,然后一一排查这些房产。”商陆点了点头,想到楼上还有一个上官溪,接着补充道,“上官溪名下房产和车子也一并查一下。”

    杜若说过,廉贞曾出现在这栋别墅,走时候还开走了一辆车。

    若他所料不错,他应该还拿走了他们夫妻名下一栋房产钥匙。

    魏霆应了一声,对着身后人比了一个手势,两个威武高大青年立马朝二楼走去,开始寻找商陆说东西。

    “她怎么处置?”

    魏霆抬头看了一眼仍旧站在二楼楼梯拐角处女人,皱着眉问道。

    商陆眼风都没她一个,沉声道,“就这么放着。”

    魏霆“???”

    “从法律角度上来讲,她并没有犯罪。”商陆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道,“至于知情不报或者协助陶知明,我们并没有切实证据,就算拘留也只能关她二十四个小时,到时候还得放出来。”

    “而且她身体不好,要是在警局出了什么事,倒是惹得一身麻烦。”

    “那就这么放过她吗?”

    宋瑾妍抿了抿唇,觉得这样太便宜她了。

    “放心,留她在外面才是最好选择。”商陆勾唇笑了一下,声音凉薄,“有人会来找她算账。”

    不过在那之前,得先处理掉门上驱魔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