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五十七章.进攻光明顶
    陆植看了杨逍等人一眼。

    “不错,我便是陆青植。”

    得到陆植答复后,杨逍又道:“多谢陆少侠出手相救,却是不知...陆少侠预备要如何处置我等?”

    如今各派武林人士齐攻他明教光明顶,所以就算陆植出手相救,从成昆手中救下了他们的性命,杨逍等人心中却也还是不免对陆植抱有几分防备之意。

    见陆植不说话,杨逍又道:“想必之前那成昆所言,陆少侠也听闻了吧?这一切都是其阴谋,他故意将我明教置于武林各派的对立面,企图颠覆我明教。”

    “而各大派与我明教之间的恩怨,也多是其挑拨陷害...”

    杨逍试图说服陆植,并期望以此来化解各派与他明教的这次争斗,但还没等他说完,陆植便直接出声打断了他。

    “这些事情我早就知道,而且比你要清楚的多,所以杨左使你也不必跟我讲这些大义了。”

    “我也不会趁人之危,趁机对你们下手的,不过...”

    陆植顿了顿,看向了杨逍:“我想问杨左使你一句,你说武林各大派与你明教的恩怨,多是误会,是被成昆挑拨栽赃的...”

    “——那峨眉派的纪晓芙女侠呢?这也是成昆陷害于你吗?”

    杨逍闻言,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眼中带着几分追忆,几分叹息,最终化作了深深的无奈。

    “这件事...确实是我对不住她,当然,也对不起你武当的殷梨亭大侠。”

    “对此我也无话可说,如果陆少侠你要为你六师叔报仇的话,杨逍甘愿领死!”

    “只求陆少侠你能看在江湖大义的份上,出面向各大派解释清楚那成昆的阴谋,尽力化解了这场江湖浩劫,否则的话,一旦各大派与我明教开战,那势必要血流成河,平白糟了奸贼算计!”

    陆植深深的看了杨逍一眼,也不知他是真的如自己所说那般,甘愿领死,还是说准备以退为进,做出这般‘大义’的姿态,期望陆植他能改变主意。

    不过他可不管杨逍究竟是怎么想的,只是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纪晓芙女侠几年前便已经因病逝去了,而我六师叔此番上这昆仑山来,便是要与你了结这段恩怨。”

    “三日之后,我六师叔会在光明顶以西二十里的山谷中等你。”

    三天时间,是给杨逍的养伤时间。

    陆植并不准备替六师叔出手报仇,也不会把杨逍抓回去让六师叔处置,因为他很清楚,无论是哪一种做法,都不是六师叔所期望的,如果陆植真那样做了,反倒像是在侮辱他一般。

    六师叔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他要的是一场公平的比斗,他不屑于用任何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只会堂堂正正的与杨逍一战,生死无论!

    说完这句话,陆植便不再理会明教众人,只是一把捞起晕倒在地的成昆,纵身一跃便再次飞身回到了密道之中。

    陆植看了一眼守在密道口的小昭,冲她点了点头,说道:“小昭,走吧,我们该下山去了。”

    “算算时间,此刻各大派的人恐怕已经准备要攻上光明顶了,也是时候向他们揭露出这成昆恶贼的阴谋了。”

    两人就此离去,只留下明教众人在厅中面面相觑。

    “这...那陆青植就这么对我们不管不顾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是期望他拔剑把我们大家都杀了,还是期望着他运功替我们这群‘邪魔外道’疗伤呢?”

    “不过那小子究竟是什么意思?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是准备与我们明教为敌,不然的话,刚才就应该把我们全杀了的...冷谦,你觉得呢?”

    冷谦,明教五散人中武功最高之人,同时也是五人中性格最为冷静,头脑最为灵活之辈,虽然话不多,但每言必中,是以明教中很多人有问题都会向他请教。

    冷谦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盘坐起,一边运功疗伤,一边说道:“很显然,那位陆少侠应该是早就发觉了那成昆的阴谋,一路跟踪他而来。”

    “而他如今既已知真相,而且如此轻易便放过了我等,可见其必定不是那等只论正邪之分的古板迂腐之辈,所以我觉得,他应该会找到各派之人,言说此事,劝解这场争斗。”

    “但这也只是我的推断,且那位陆少侠究竟能不能说服得了各派之人,还犹未可知,所以我们此刻也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尽快疗养好伤势才是正经。”

    ............

    另一边,光明顶脚下。

    正如陆植所预料的那般,各派的武林人士们,已经集结到了一起,正准备攻上光明顶来。

    而明教的那些教徒们,也已经做好了迎敌的准备,在通往光明顶的道路上设下了层层防线与各种机关陷阱...各大派联军想要攻上山去,至少也需要一两天的时间,而且只怕要付出不少代价。

    眼见各派就要攻山,人群中的宋青书不禁转头朝宋远桥说道:“父亲,我们真的要攻上去吗?”

    “依孩儿看,那些明教五行旗的人,各个装备精良,战阵严谨,真的打起来的话,各派这边只怕要死伤不少人啊。”

    “要不我们干脆直接当着大家伙的面,揭露出朝廷的阴谋,这样一来,这场大战应该就打不起来了吧?”

    宋远桥却是面色肃然的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到时候。”

    且不说在没有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他们究竟能不能说服得了各大派,就说如果不让各派这些武林人士们见点血的话,这件事情也是绝对解决不了的。

    只有在各派与明教双方都感觉到痛,开始思考的情况下,才是最合适的出手之机。

    毕竟如果没有危机感,没有真正感觉到痛的话,那些自我惯了的武林人士们,可不会认真听你说什么。

    一片肃杀的气氛中,各派骤然发动了进攻,一时间,众多武林人士纷纷运起轻功,身形极快的朝着山上的道路冲了上去。

    而反观那些明教教徒,他们的作战方式,更像是军队一般的团体作战风格,数人,乃至数十人一队,整齐严谨的穿行于阵型之中,无论是纪律性还是严谨程度,都远比散兵游勇一般的江湖人士们高多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群武林人士组成的散兵游勇,个人战斗力与杀伤力却是强的惊人,哪怕只是一人冲入敌阵,也能对明教一方造成巨大的杀伤。

    是以双方正面碰撞之下,居然是这群作战毫无阵型章法的武林人士占据了上风,几个冲锋下来,差点都要把那些明教教徒的阵型都给冲散了。

    “杀光这群邪魔外道!”

    “啊!师哥救我!”

    “厚土旗弟子听令!立刻掩护其他人撤退!”

    “魔教中人,人人得而诛之,众弟子随我斩妖除魔!”

    战斗一瞬间就直接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场中喊杀声震天,不时便有人倒下,有明教教徒,也有各派弟子。

    而从整体上看来,明显还是各派联军这边占优,毕竟各派之中高手众多,门下的弟子也是精挑细选才收归到门下的,无论是高端战力还是个人战力都远比普通的明教教徒要强得多。

    所以即使各派联军一方在人数上居于劣势,也没有什么专人指挥调度他们作战,但凭借着强大的个人战力,照样还是杀的明教的那些普通教徒们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但明教一方也很快便做出了应对,一边后撤,一边引着各派联军进了他们事先布置好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