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四十八章.钓出一条大鱼
    沉寂多日的武当山上,今日迎来了一件喜事———残疾多年的俞岱岩俞三侠,今日再一次站了起来!

    虽然依旧还需要人来搀扶着才能够站稳,但他终究还是重新站起来了。

    这几日有不少弟子都看到了他如同那蹒跚学步的婴孩一般,在张无忌与宋青书的搀扶下,在院中慢慢走动,进行着康复训练。

    而这件事情,那些某些别有用心之人自然也看在了眼中。

    深夜,万籁俱静,除了那从后山之中传出的虫鸣之外,武当山上静悄悄一片。

    此时的时节已经入冬,这个时辰,所有人都已经睡下了,外面寒深露重,连起夜的人都没有几个。

    一道人影悄然朝着后山的方向摸去,也不点灯,只是依靠着那淡淡的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摸进了后山。

    “咻..”只见那人屈指放进口中,吹出了一声节奏特殊的口哨,随后便有一只体型不大的鹞鹰从林中飞出,落在了他举起的臂膀之上。

    他拿出了一个拇指粗细的竹筒,绑在了鹞鹰腿上,随后手臂猛地往上一抬,便将鹞鹰抛飞上了半空,就要飞向天际。

    波..

    一声微不可查的破风声响起,瞬间便有一道无形指力轰击在了鹞鹰身上,将其从半空中打了下来!

    “谁?!”那人大惊,顿时转头厉声喝问道。

    “没想到,这元廷派遣到我们武当卧底的人,居然会是你呢,杨师兄...”

    陆植缓缓自他身后的黑暗中走出,脸色肃然的盯着他。

    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过,元廷的人,居然会是他,这位宋远桥的大弟子,自己的大师兄,杨成虎!

    不过在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陆植又突然不意外了,毕竟三师叔当年被害之时,许多的年轻三代弟子都还没有入门呢,所以那位内应的年岁也的确不会太小。

    还有就是,现在结合着杨成虎的身份回想一下,他这些年在武当山上的做为,也能发现很多的问题。

    杨成虎可以说是武当三代弟子中最为交游广阔的人之一了,不止是陆植这样的真传,就连那些还未拜过正式师承的弟子,几乎都与他有过接触,被他主动拜访相交过。

    另外,似乎武当山上每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大小,好事或坏事,他都会第一时间便到场,乃至连一些八卦小道消息,他都十分的感兴趣。

    如果他不是卧底的话,那还可以说是他生性好交往友人,好凑热闹,但现在看来,他如此做,都是为了收集情报,打探消息啊。

    可惜了,他与这杨成虎,其实还算是挺熟的朋友,却没想到,他暗中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杨师兄,随我去见师傅以及各位师叔们吧。”陆植如是说道。

    杨成虎沉默了那么几秒,然后突然摇头失笑了起来。

    “陆师弟,我不会和你走的,也不会交代任何的事情,你就在这杀了我吧。”

    陆植张了张嘴,有些恼怒的说道:“难道那元廷就真的那么好吗?值得你如此?甚至是不惜背叛我们武当?可师傅与武当这么多年来,对你可曾有过亏欠?你心中难道就不曾有半点悔悟吗?!”

    杨成虎抿了抿嘴:“没错,是我对不起师傅,对不起武当,更对不起..三师叔。”

    “可是,我又能如何?我是蒙古人!我也不叫杨成虎,而是呼斯乐赛罕,所以就算我自知对不起你们,我也不得不这么做!”

    杨成虎情绪有些激动,看得出来,他对武当也不是没有愧疚的。

    毕竟他当年十三岁便上了武当山,拜在了宋远桥的门下,这么多年都一直生活在武当,武当山上的一草一木他都熟悉无比,又怎么可能没有半分的情感。

    他抬头看向了陆植,脸上露出了一抹似解脱般的笑意:“实不相瞒,陆师弟,如今我的身份暴露,我反倒感觉心中像是松了一口气...”

    “我已经无脸再去见师傅了,所以就让我死在这里吧,也算是我自己选择的一个结果。”

    “这么多年来,我从没有自己选择要做什么的机会和资格,但是现在,至少我可以自己选择以死来谢罪!”

    说着,便见他手中已然拔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直接照着自己的心窝深深的扎了进去!

    陆植:“....”

    他原本是可以阻止杨成虎自杀的,以他的功力,完全可以在他自杀前,便制住他。

    但是陆植没有,毕竟就算将他带回去,他也难逃一死,与其那样,倒还不如让他自行了断,也算是如他所说那般,给他一个谢罪的机会吧。

    好歹师兄弟一场,陆植也没让他就这样暴尸荒野,将他的遗体也带了回去,之后要怎样处理,还得看宋远桥与众位师叔们如何决断。

    偏殿之中,点燃着一排排的牛油巨烛,映照着大殿内如白昼一般,杨成虎的尸体就停放在大殿正中央。

    宋远桥,俞莲舟等人也静立在殿中,听陆植讲述着杨成虎之事。

    “没想到...居然是成虎吗?”宋远桥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杨成虎的尸体。

    这杨成虎,是他第一个收入门下的弟子,虽说后来随着他门下弟子越来越多,杨成虎那略显平庸的资质也让他这个大弟子变的不是很起眼了起来。

    可是他终究是宋远桥的第一个弟子,在知晓了他便是元廷派到他们武当山卧底之人后,又如何能让老宋他不痛心。

    “诶,罢了。”宋远桥一摆袖袍,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人都已经死了,再追究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青植你把成虎带下去葬了吧。”

    “他的事情,也无需传播出去,往外就说...他是病逝的吧。”

    俞莲舟倒是想说点什么,但既然宋远桥都已经发话了,而且正如他所说那般,杨成虎人都已经死了,索性便就这样处理吧。

    “是。”

    陆植得了吩咐,便带着杨成虎的尸体到后山将他葬了。

    这一次,他们借着俞岱岩四肢康复一事做为诱饵,钓起来了杨成虎这条大鱼,也算是计划圆满了。

    但他们也不会就此便觉得已经高枕无忧了,毕竟谁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更多的元廷探子潜伏在武当弟子之中,所以后续他们也还在继续暗中探查着。

    最后,他们一共从弟子中找出来了五名有所异状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一人,不太像是是元廷的探子,更像是别派打入他们武当的内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