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二十一章.二当家:看我残血反杀!
    锵锵..

    刺耳的打铁声从山林之间不断响起,这几个飞云寨匪首的功夫不弱,几人配合间也十分熟练,一时间,陆植还无法轻易拿下他们。

    但陆植功力深厚,纯阳真气连绵不绝,倒也不惧持久战。

    反倒是那几名飞云寨贼寇,数人合力抢攻之下,也依然讨不到丝毫的好处,反而被陆植的护体真气震的手臂发麻酸痛,连气息都变得有些粗重了起来。

    锵!

    陆植一剑格开二当家一只耳劈来的鬼首大刀,然后猛然一掌拍向另一名匪首刺来的长剑。

    真气灌注之下,陆植掌心之中赫然泛出了淡淡赤红之光,重重的一掌拍击在那人的剑面之上。

    轰!

    一声爆震,那人瞬间虎口崩裂,连剑都握不住了,那精钢长剑更是猛地飞刺进了他胸膛之中,几乎没柄!

    悍然斩杀一人之后,剩下的战斗就变的简单多了,少了一人配合,中年文士几人马上就落入了下风。

    “我和你拼了!”

    一名盗匪双手抓着长枪,不管不顾的朝陆植直刺而来,俨然一副要与陆植同归于尽的模样。

    而陆植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脚下一动,便侧身避开了他这一记直刺,手中的长剑瞬间从半空划过,一剑抹了他了脖子。

    两人交错而过,那人直接便扑倒在地,殷红的血迹自他脖颈之间渗出,很快便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老四!”

    中年文士悲呼出声,心神出现了那么一瞬的恍惚,而就是这一刹那的失神,便要了他的命!

    没等他有所反应,陆植的身影便已经瞬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抹刺眼的寒光瞬间在其眼瞳之中放大...

    噗!

    锋锐的剑锋直接刺透了中年文士的眉心,直透脑中,他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惧不甘之色的倒了下去。

    战斗到现在,已然没有了任何的悬念,那飞云寨的二当家,更是见状不妙,立刻便从怀中掏出了数枚药丸般的暗器,朝陆植飞射而出,然后头也不回的便窜入了一旁的山林之中。

    唰!

    陆植一剑划过半空,斩向那几枚暗器,谁知那药丸之中居然暗藏毒粉,被陆植剑锋一斩,顿时爆裂成漫天的烟雾毒粉。

    “啊啊..”

    一名场中的盗匪被那爆散而出的毒粉沾染上了脸上的肌肤,顿时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一边打滚,一边用双手疯狂的抓挠着自己的脸。

    陆植看的分明,只是顷刻间,那人脸上便已经泛起了一片片赤红的疙瘩,可见那毒粉毒性之烈。

    就连陆植也不敢轻易让那毒粉沾染到肌肤上,瞬间抬手打出一道掌风,将那爆散而来的毒粉吹飞,同时身形一跃便往后退出了好几米。

    待那毒粉飘落消散,场中还能站着的人就只剩下陆植一个了,而飞云寨除了逃走的二当家的之外,其他人已然尽数躺倒在了地上。

    “啊啊..!”

    陆植看了一眼那两个在地上疯狂挣扎,将自己整张脸都抓的血肉模糊的盗匪,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冷色。

    死胖子,一只耳,你逃不掉的!

    唰唰..随手两剑解决掉那两名盗匪,解除了他们的痛苦之后,陆植立刻朝着二当家逃跑的方向追去。

    那二当家恐怕想不到,陆植他最拿手的功夫,并不是剑法和掌法,他最强的...是轻功!

    第七层的梯云纵,就算放在整个武当之中,恐怕除了张三丰之外,便没有人再能与他比肩了,想要在他的手中逃走,不存在的!

    哗哗...风声呼啸间,陆植只是往脚下的树梢轻轻一点,整个人便如同那风中飞絮一般,瞬间便从林中一掠而过,一步便跨越出了近乎十米的距离!

    不过短短半刻钟的功夫,他便已经追上了正在林中疯狂逃窜的二当家。

    “你逃不掉的!”

    陆植的大喝声让二当家脸色巨变,回头看来之时,陆植几乎已经近在眼前了!

    “给我去死啊!”

    见已经逃不掉了,二当家脸上骤然闪过一抹决然狰狞之色,直接回头朝着陆植一掌拍来,做那搏命之斗。

    陆植也不含糊,同样飞身上去便是一掌!

    砰!

    两人对掌,强大的真气瞬间自林中爆发而出,震击的四周枯叶飘零,树枝抖动。

    然后只听闻咔嚓一声,二当家的手臂顿时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形状,整个人更是瞬间喷出一口鲜血,向后倒飞而出!

    砰!二当家重重的撞在身后的一颗大树之上,巨大的劲道撞击的整个树身都在摇晃,掉落下众多落叶。

    “噗..”二当家砸落在地,又是一口逆血喷吐而出,已然受了极重的内伤。

    但他脸上却是一反常态的露出了一抹得意阴狠的笑容来。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陆植冷笑道:“怎么样?爷爷我这一手碧磷针的滋味还不错吧?”

    陆植只是漠然的翻过手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只见他的掌心之中赫然插着三根泛着碧绿之色的毒针!

    二当家得意无比,他这一手碧磷毒针,乃是用罕见的玄铁打造而出,能破内功高手的护体真气。

    之前他将碧磷毒针藏在掌中,夹于指缝之间,果然算计到了陆植。

    “嘿嘿,小子,我劝你现在最好赶紧给爷爷我跪地求饶,求爷爷把解药给你,不然的话,等不了半炷香,这碧磷毒针的毒性发作,你可就要上西天了!”

    陆植抬头瞥了他一眼,也不答话,只是随手将掌心中的毒针拔了出来,然后运起纯阳无极功,磅礴的真气瞬间涌入右臂之中,将毒素化解逼出。

    几滴乌黑的毒血从他掌心中的伤口处被逼了出来,右臂传来的那股麻木之感顿时消退无踪。

    “你..你?!”

    二当家见状,顿时像见了鬼一般,居然惊恐的说不出话来了。

    “你们这些家伙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呢。”

    陆植如是说道。

    先是那江中船夫,又是如今的二当家,陆植都已经被阴了两次了,如果不是纯阳无极功百毒不侵的话,他这会恐怕都已经阴沟里翻船了。

    看起来以后再行走江湖之时,凡事都要多提起一些警惕之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