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二十章.华山派风评被害
    一声声惊恐的呼喝声打破了山谷中的寂静,还在睡梦之中的飞云寨盗匪纷纷被那滚滚浓烟与炽烈的火光所惊醒。

    当他们反应过来之时,整个飞云寨都已经被那熊熊烈火所笼罩,汹涌的烈焰甚至升腾而起数米之高,如火龙一般冲天而起!

    “走水了!”

    “咳咳..快..快来人灭火啊!”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转瞬之间,整座山谷都已经化作了一片火海,灼热的高温与焰浪将所有人都困在了其中,入眼之处四面八方尽是那熊熊烈焰。

    很多盗匪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那可怕的火海直接吞噬,那些冒险闯入火海之中,想要逃出火焰包围的人,大多数也倒在了火光之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幸运的逃出火海,逃得一命。

    不,现在就说他们能幸运的逃得一命,还是太早了。

    因为就算逃离的火海,也还有陆植他们在等候着呢。

    如今飞云寨之中,已经完全被笼罩在了一片火海之中,唯一的‘生门’所在,便只有正门这边的出入口所在,那些盗匪想要活命,也只能往这边突围。

    嗖!

    一声急促的破风声闪过,随后便见一支竹箭瞬间飞射而出...一名刚刚逃到火海边缘,眼看就能逃出生天的盗匪脸上刚露出一丝喜色,一抹残影便瞬间从他眼前闪过。

    哆!

    盗匪身形一晃,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胸前那支深深扎入胸腔之中的竹箭,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任何挣扎了,双腿一软,便一头栽倒进了那火焰之中。

    陆植转头看了一眼身旁那名与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半大少年,点头赞叹道:“箭法不错。”

    这少年的父亲,原本是村中的猎户,在几年前飞云寨到村中劫掠之时,出手射杀了几名盗匪,自己也被飞云寨的盗匪所杀,唯一留下来的,也就只有少年手里的那把长弓了。

    那少年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是自然,我这把弓,射起‘畜生’来可是百发百中!”

    不止是这少年,其他的村民们,也都纷纷守在那火海之前,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锄头镰刀,就等着飞云寨的人从火海中冲出来,然后痛打落水狗。

    这些村民们心中对飞云寨盗匪的仇恨,深沉的就犹如那深渊一般,早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向飞云寨复仇的机会,那些村民甚至已经连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所以哪怕是忍受着难以承受的高温烘烤,哪怕那炽烈的火浪高温将他们皮肤炙烤的生疼,他们也依然一步不退的守候在那火海的边缘,等候着朝飞云寨挥出那复仇一击的机会。

    又一名盗匪的身影从火海之中现身,用打湿的棉被将自己整个人紧紧裹住的他,并没有发现那些站在火海之外默默看着他的村民们。

    ‘终于逃出来...’

    砰!

    一把锄头狠狠的砸了过来,然后是镰刀,长棍,还有粪叉...就如同在他前面的那几个盗匪一般,他也没能逃出来,直接便被打翻摔进了那火焰之中。

    “啊啊啊~~!”

    无情的烈焰瞬间爬满了他的全身,点燃了他身上的衣服与须发,他痛苦的在火焰之中疯狂挣扎着,凄厉的惨嚎声在整个山谷之中回荡。

    然而,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他,恶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与惩罚,应该高兴才对!

    山谷中的大火整整烧了一夜,那冲天的火光终于还是慢慢的减弱了下来,只留下了一堆堆还未彻底熄灭的余烬在散发着点点暗红色的火光。

    天光破晓,已经是一夜的光景过去了,陆植带着村民们整整在飞云寨的入口守了一夜,没有一个盗匪逃出!

    待那余烬也彻底熄灭下来之后,陆植再一次带着村民们走进了飞云寨之中。

    虽然一把大火已经将飞云寨烧成了白地,期间也没有任何盗匪或者逃出,但陆植并不确定飞云寨的人是不是已经全都葬身火海了。

    毕竟这诺大的山谷之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地方是大火侵袭不到的,而且山谷中指不定还有什么地窖,密道一类的隐秘所在。

    除恶就要务尽,陆植一向都是那种要做就一定做到底的人,既然说了要剿灭飞云寨,那他就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对待畜生,就应该赶尽杀绝!

    事实证明,陆植的谨慎,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位村民还真在山寨里的一口枯井之中发现了一条密道!

    陆植立刻便下了密道,追踪而去,发现密道直通往山谷外。

    他又检查了密道中留下的痕迹,的确有人通过的迹象,从密道中留下的痕迹来看,逃离的人数应该不多,也就四五个人的样子。

    略微沉吟了几秒之后,陆植返回到飞云寨中,嘱咐了村民们一声,让他们先回村子等待消息,而自己则是顺着密道追了上去。

    顺着那些盗匪们一路留下的痕迹,陆植一路追踪。

    大概过了有两个时辰,他终于在一处山林小道之中堵住了那几个漏网之鱼。

    那行人一共只有五人,其中那名身材肥硕,缺了一只左耳的中年男子,很显然就是老丈口中那位飞云寨的二当家张栓柱。

    至于其它几个人的身份,陆植便认不出了,但想想也就能明白,这五人应该都是飞云寨盗匪中的高层。

    看到突然从林中掠出,挡住自己等人去路的陆植,几人神色各异,最后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那名身穿文士服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神色一厉,这小道士一看就来者不善,又何须多言。

    “杀了他!”

    几名盗匪顿时眼中凶光一闪,纷纷拔出武器,朝着陆植扑来。

    陆植眼睛一眯,这几个家伙,明显与他之前所遇的那些普通盗匪不同,全是身负武功的江湖客。

    陆植与他们交手数合之后,更是惊讶的发现那名文士服男子的武功路数似乎有些眼熟...居然是华山剑法!

    先前在武当山,陆植与鲜于通交手之时,就曾领教过这华山剑法,老实说...无论是鲜于通,还是这中年男子,练的似乎都不怎么样。

    “哼!原来你这家伙还是华山派出身。”

    陆植略显鄙夷的冷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华山派这一代的弟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先是出了鲜于通那等卑鄙无耻之辈,现在又有人落草为寇,做了山贼强盗。

    也不知道华山派的那些先辈们知道了这消息后,会不会气得直接从坟墓里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