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十五章.这地风水不好
    陆植表情漠然的看着那船夫老头,心中不禁感慨。

    这就是所谓的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吗?

    看他那模样,这将客人带到江心用药麻翻,谋财害命的勾当显然没少做了。

    那老头见陆植不说话,还以为他已经慌神了,不禁一边得意的笑着,一边出声嘲讽道:“你这小子,还是第一次走江湖吧?不知道凡是遇到赶车的,行船的,开店的,都得留一个心眼吗?”

    “这江湖中的险恶,可不是你这样的小雏儿能够理解的,爷爷我今天就给你上一课,记得下辈子的时候,多长点记性。”

    陆植轻轻了叹了一口气,干脆直接在船头盘膝坐了下来。

    “受教了,那么作为答谢....我便让你也体会一下,沉入江底喂鱼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吧。”

    看着陆植那轻松的模样,老头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小子,难不成是有什么依仗吗?

    但我是亲眼看着他喝下茶水的,而且茶水里所下的蒙汗药,也是特制的,入口即化,就算是江湖中内功有成之人,也做不到用真气将药物逼出体内。

    如果不是看陆植穿着富贵,肤色白嫩,手指修长,一看就是个富家子弟,大肥羊的话,他还舍不得用这等高级货呢。

    定定的凝视了陆植几秒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变了。

    这小子,居然还没倒?!

    距离他喝下茶水,已经过了快半盏茶时间了,按理来说,茶水中的药效早就已经该生效了啊?

    老头脸上神色一阵变幻,随后猛地一头扎进了江面之中。

    他准备要逃了!

    像他们这般,专做谋财害命勾当的人,向来都要比普通人更加的大胆,因为没那个胆子的话,也不敢害人。

    但同样的,他们有时候又比普通人还要胆小,一旦感觉有任何的不对,就会立刻放弃逃走,因为没有这等谨小慎微的习惯的话,也不可能连害了那么多人,早就阴沟里翻船了。

    之所以对陆植出手,也是看他出生富贵,且没有行走江湖的经验。

    要换一个经验老到的江湖人坐他的船,那他恐怕全程都只会是个带着憨厚笑容的老船夫。

    话归正题,就在老头一头潜入湖面之下的瞬间,盘坐在甲板上的陆植也瞬间出手,一把扯过盘在船头上,用以拴在码头渡口停泊船只的绳索,朝着老头下潜的位置飞射而去。

    嗖!

    只见半空中残影一闪,那用草筋编织而成的麻绳便如同标枪一般飞射进了湖面之下。

    下一秒,陆植猛然发力一扯,便见那本已经潜入湖面之下的老头身影瞬间被从江面扯出,抛飞到半空之中,整个人足足飞起两米多高,然后才又重重的砸落回了湖面之上。

    咚的一声闷响,湖面之上顿时泛起阵阵涟漪。

    陆植看着那老头挣扎着再次浮出湖面,手中的麻绳也再一次抛射而出...

    连续三次之后,那老头已然耗尽了体力,连浮在水面上都已经变得极为勉强。

    “求求你..救..救救我...”

    陆植丝毫不为所动,只是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这老头也不知在这大江之中害了多少条性命了,对于这种人,陆植不会给予丝毫的仁慈和同情,相反,让他也体验一次那种葬身江底的绝望,才是陆植要做的!

    老头苦苦哀求陆植无果之后,便开始对他破口大骂,用最恶毒的诅咒来诅咒他,但陆植的脸色还是没有丝毫变化,只是不悲不喜的看着他。

    渐渐的,老头心中只剩下了绝望,他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了,他开始下沉,冰凉的江水慢慢的没过了他的脖颈...

    吸气之时,那种呛水的痛苦感,让他的心神再次恢复了几分清明,求生的本能让他的身体下意识的自己动了起来。

    他再一次将脑袋浮出了江面,但很快便又沉了下去,如此循环往复,挣扎不休,那种溺水之人极度的痛苦与绝望,他确实的体会到了。

    看着那船夫沉入湖中,陆植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烦闷压抑,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自己亲手用这等残忍的手段将人折磨致死,让他心有愧疚,也或许是因为这老头之前那番话打破了他对江湖那如梦如幻的憧憬。

    总之,他现在心情十分的阴郁。

    因为不会摇船的缘故,陆植之后又花了快半个时辰的功夫,才终于将那艘破船给摇到了对岸。

    在距离岸边还有二十多米远的距离之时,陆植便一把狠狠的甩开手中的船舵,运足了真气,猛地一脚蹬在船头之上。

    轰!

    江面之上的小船瞬间整个爆裂散架开来,陆植也一个梯云纵飞跃而起,跨越了那二十多米的江面,飞身落到了对岸。

    “噗!”

    脚踏实地之后,陆植才从嘴中喷出了一口郁气,感觉整个人轻松了不少。

    过了江,他再次顺着大道向前行去,然后没走多久,他又遇到事了。

    而这次,是拦路劫道的。

    陆植走在路上,忽听到一阵呼喝,左右两旁的山林之中,顿时窜出来七八个持刀大汉,前后左右将他团团围了起来。

    陆植:“......”

    也不知道是这昆仑山脉附近风水不好,还是说本地民风就是如此,他来到这之后,才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就连遇到了两次害命的强人,也真是有够倒霉的。

    一名走在最前的疤脸大汉仔细的看了陆植几眼之后,转头朝着身后的人笑道:“嘿,居然是个俊俏的小白脸。”

    “这种小白脸最可恨了!老大我们直接一刀杀了他吧!”

    “慢!吴老四你个夯货,你知道什么?像是这种小白脸,卖到青楼去至少一百两银子呢,杀了多可惜。”

    “这小白脸能那么值钱?一个小娘们也才能卖十两银子吧?”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对于好这口的人来说,这小白脸可比那些白白嫩嫩的小娘子金贵多了。”

    见这群劫道的如此旁若无人的对自己评头论足,嘴里还污言秽语不断,本准备出声警告他们一番的陆植决定省了这番口舌。

    唰!

    一抹寒光出鞘,那名站在陆植右侧的大汉顿时感觉脖颈一凉,眼前的景象瞬间一阵天旋地转,直到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无力倒下之时,眼前才逐渐变的一片黑暗。

    “老七?!”

    “该死!这小子会武功!大家并肩...”

    群盗们的惊呼声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便戛然而止,随后便见陆植从林间走出....一步一个血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