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科幻小说 > 穿越从武当开始 > 第五章.我有个想法(求推荐,求收藏!)
    “大师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位师侄习练的应当是纯阳无极功吧?”张翠山忍不住转头向身旁的宋远桥询问道。

    宋远桥点头,脸上同样带着丝丝惊讶莫名的神情。

    “没错,这是我的三弟子,陆青植,是师尊他老人家八年前带回武当来的孩子。”

    “当时五弟你失踪的消息传回了武当山,三弟也被贼人打伤致残,师尊悲愤之下,便亲自下了几趟武当山,青植便是那段时间正好被师尊找到,带回来的。”

    “据师尊所说,青植他天生不凡,是少数出生之后,身上还存有浓厚先天之炁的人,能够直接便习练纯阳无极功...”

    “不过因为我也没有修习此功,所以平时也没办法指点青植他的修行,倒是不成想,短短八年的光景,他竟已经将纯阳无极功修习到了如今境地!”

    张翠山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惭愧的说道:“是我让师傅受累了,害的他老人家百岁高龄还要为了我下山奔波。”

    “我也辜负了师傅的期望,无法继承他老人家的纯阳无极功,好在上天派来了青植师侄,也算是弥补了师傅后继无人的遗憾了。”

    想当初,武当七侠之中,天资就以张翠山为最,也只有他才有那个希望,在四十岁之前突破先天之境,达到转修纯阳无极功的门槛。

    前文已经说过,修习纯阳无极功的门槛十分之高,正常情况下,也只有在四十岁之前,修为臻至先天之人,才可修行此功。

    毕竟修习纯阳无极功之时,会耗费人体内大量的精气神,也只有先天之境的人才能够负担得起,而且年龄还不能超过四十岁。

    毕竟四十岁过后,人体内的精气神便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那时候再要强练此功的话,就算已是先天境界也必然是祸非福。

    但是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却是让张三丰对他的期待都落了空。

    因为流落冰火岛的缘故,张翠山的武学境界还是不可避免的落下了,而且还娶了殷素素为妻,生下了张无忌这个儿子,就更加没有那个可能继承纯阳无极功了。

    ———纯阳无极功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童子功啊!

    几人交谈间,陆植与张三丰已经缓缓收功,停下了真气的输入。

    见状,张翠山等人立刻凑了上来,急切的问道:“师傅(师尊),我的无忌(师侄)孩儿他怎么样了?您已经将他身上的寒毒化解了吗?”

    看着弟子们那殷切期待的模样,张三丰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惭愧的摇了摇头。

    想要祛除张无忌身上的寒毒,又哪有那么容易,如果真那么简单的话,他之前也不会露出那等严肃的模样了。

    玄冥神掌乃是天下至阴至寒的阴毒功夫,一旦寒毒入体,那就真如同附骨之蛆一般,无时无刻不在侵蚀人体肺腑,几乎就是无解的。

    而张无忌如今也只是一位十岁稚童,没有修习过什么高深武学,张三丰也不敢用暴力手段强行化去他体内的玄冥掌力。

    毕竟那样做的话,恐怕他体内的寒毒还没有化解干净,身体就要被玄冥掌力与纯阳真气互相争斗时所爆发的余波给震的脏腑破裂,一命呜呼了。

    所以就算是张三丰,也只能凭借其深厚的纯阳真气,以怀柔的手段,暂时压制住寒毒的扩散与爆发,护住张无忌的内腑,使其在短时间内不受寒毒侵蚀罢了。

    但这样的做法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

    想要完全化解张无忌体内的寒毒的话,就连张三丰一时间内都想不到有什么好办法。

    看到张三丰摇头,张翠山等人心中立时便是咯噔一声,忍不住问道:“难道...就连师傅您老人家都没有办法了吗?!”

    与张三丰并不熟悉的殷素素更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或许是心疼爱子急切所致,也或许只是纯粹想多了,当场就给张三丰跪了下去,磕头道。

    “张老神仙,小女子知道,您是陆地神仙一般的人物,学究天人,本领通天彻地,一定有办法救治吾儿的!”

    “求求您,一定救救我的无忌孩儿...如果是因为我出身天鹰教的身份,导致您怀有疑虑的话,我愿意一死,以保武当清名,只只求您能够救救无忌,他..还只有十岁啊!”

    张翠山,宋远桥几人闻言,脸色都是瞬间一变。

    “素素!”张翠山脸上带着几丝怒气,一把将殷素素从地上拽了起来,呵斥道,“快和师傅道歉!师傅他怎么可能因为你的身份而计较什么!”

    张三丰的为人,没人能比他们武当七侠更为了解了,张老道就不是那种会因为他人身份而产生门户之见的人,更别说张无忌还是他的儿子,张老道的徒孙了。

    所以殷素素的这一番话,真的是有些太伤他与张三丰之间的情分了!

    张翠山赶紧解释道:“师傅,请你原谅素素她口不择言,她只是太过关心无忌了....”

    张三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无妨,老道还没那么小气...另外,素素啊,你既已经是翠山的妻子,那便是我武当之人,无论你从前是什么身份,老道都不会介意的。”

    “这...是!小女子之前失言,还请老神仙原谅。”

    一番小小的风波,就此消弭。

    见无事,宋远桥心中松了一口气,又问道:“师尊,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救我这无忌侄儿了吗?”

    张三丰一声轻叹:“老道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如果我师觉远大师还在就好了,如果无忌他能学会那天下至刚至阳的九阳真经的话,他体内的寒毒倒是能自我化解...”

    张翠山张了张嘴,本想说,能不能请张三丰传授张无忌纯阳无极功,毕竟如果九阳神功能够化解寒毒的话,纯阳无极功肯定也能行。

    但随即他便想到了修习纯阳无极功那苛刻的条件,张无忌根骨虽然不错,但也还达不到那般的标准。

    况且这一点师傅他肯定也是能够想得到的,之所以不提,大概便是因为已经看过了无忌的资质,知晓他习练不了吧。

    一时间,场中顿时一阵沉默,气氛都莫名的有些沉闷。

    一旁的陆植看了一眼众人那压抑的神色,目光一闪,出声道。

    “师祖,还有各位师叔,我这边倒是有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