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622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吗的!”

    离开木屋,气得面青嘴唇白的巫长河忍不住怒骂出口。

    “哥......”跟出来的巫映月呼唤了一声。

    她知道巫长河为什么生气,然而她也清楚,为什么巫长河会受到陆羽如此对待,以及两人之间的积怨。

    都是一家人,她无从去选择立场。

    “别跟着我。”

    巫长河极力压抑着怒火,撂下一句话,接着便腾空飞离程家族群领地。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承受陆羽的脸色了,如果不是实力相差巨大,这些新仇旧恨堆砌在一起,陆羽早就成了他的剑下亡魂。

    虽说他是巫清君的夫君,巫长河却从未把陆羽当成自己的妹夫。

    要是有机会,他绝对能下得去手!

    那个该死的家伙,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当众丢他的脸面!

    想到恨极之处,巫长河面露狰狞,抽出长剑含怒一挥!

    轰隆!

    九道灰黑剑气凭空乍现,没入下方的海水之中。

    片刻之后。

    方圆十里的海水如沸腾的开水,剧烈地沸腾起来。

    他才不过阳神境一层,这剑气的威势竟已隐隐与阳神境八层媲美!

    “哼!”

    发~泄了心中的怒火,巫长河也冷静了下来。

    愤怒归愤怒,但是他也知道,就凭他现在的修为,并不是陆羽的对手。

    除非,他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晋境至神魔境。

    “天无绝人之路,黑域囚海异兽无数,正是我修炼的好地方,只要给我一年时间,我就不信超不过陆羽!”

    他咬牙切齿,自言自语。

    剑魔决的恐怖威力,他自是再清楚不过。

    只要拥有足够的修炼资源,在剑魔决面前根本没有所谓的瓶颈。

    这就是修炼魔功的好处。

    当然,其中的副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

    他沉思片刻,心里作出了决定,准备离开这里出海,以其寻得一处适合的修炼之地。

    正在这时,一道强大的气息,从远处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赶来。

    这使得巫长河猛地一顿。

    这道气息,他竟生出一股熟悉之感,只是太过强大,强大得让他不敢认为,这气息的主人是他的旧熟。

    直至一道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雷兄?!”巫长河再淡定,也差点失声尖叫。

    这才过了多久!

    一年,还是两年?

    不。

    他是知道的,华夏修行者飞升至这方天地,才不过大半年的时间。

    哪怕雷龙在飞升之时,已是阳神境。

    在这半年的时间内,雷龙是怎么做到的!

    他无法具体分辨出雷龙如今的境界,但一定超过了神魔境五层以上!

    念及于此,巫长河的眼角抽了抽。

    这等恐怖的晋升速度......

    雷家出了陆羽那个妖孽,就已经是惊世骇俗,谁能想到雷龙也是深藏不露!

    以前,他与雷龙私交其实不错,但实际上那不过是明面上的客套,他从不把雷龙当成是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对手。

    一种极度不平衡的嫉妒心理,悄然不觉地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为什么他做出了如此之大的努力,也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而他为什么却始终都追赶不上!

    现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当初他并不放在眼中,如今却远远超出了自己的人。

    他把所有怨恨的源头,都归咎于陆羽身上。

    如果不是陆羽当初差点让巫家发生灭族的惨剧,也不会致使他今时今日这般落魄。

    “巫兄?你怎么在这?”雷龙同样也很惊讶。

    他刚一听说陆羽已经回来,就马不停蹄地赶向程家群落。

    要知陆羽天天跟在上官家那个丫头身后。

    而那个丫头,姑且就不说雷龙心中作何想法,但她是第九步修行者,已是这方天地至高。

    他目前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赐予的。

    所以,他怎么能眼睁睁地任由陆羽近水楼台先得月,必然是要寻找机会,挑拨离间一番。

    再说在这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他征服了好几个族群,也是要邀功一下的。

    而且他来,也是有要事相商。

    因为这样,他赶来了。

    却未料在半途,撞上了巫长河。

    他早知巫长河陷入魔道,不过在这方天地,除非是飞仙殿,其他三大势力也不太过于注重这方面。

    要是一个修行者修炼魔功,导致理性全失,那么便杀了就是。

    别说是区区一个阳神,哪怕是神魔境也是照杀无误。

    毕竟这方天地的强者太多,而修炼魔功终究不是正途。

    哪怕有人侥幸修炼魔功至神魔境,那也不可能走到第九步。

    道理很简单,修行修的是大道。

    魔功,毕竟是剑走偏锋的邪门歪道。

    雷龙打量了巫长河两眼,顿时就放下了心。

    不过阳神境一层。

    在他眼中,实则与蝼蚁无误。

    神魔境九层,举手投足已有翻天覆地之能,又岂是阳神境能够比拟。

    “雷兄,我是跟着......清君而来。”

    话到半途,巫长河改口说道。

    “哦,原来如此,我听说陆羽带了几人来到黑域囚海,没想到是你......”雷龙沉思少倾,问道,“除了你和令妹,还有谁?”

    “映月跟着我,也来了。还有剑宗的太师祖,陈婉蓉。”

    巫长河只能把不满隐藏其内,装作若无其事答道。

    雷龙微微一愣,问道,“没有了?上官家那个丫头......”

    “还在半路,我们已分道扬镳。”巫长河说道。

    听罢,雷龙沉默了一下。

    “嗯......那就算了,如果只有陆羽在,我也没必要再去一趟。”

    既然上官凝霜没有回来,那么他此时去往程家族群,明显就不是一个恰当的时机。

    尤其是一想到,当他去到那里将以陆羽交会,他就彻底失去了来时的兴致。

    他还不知道,陆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迈进了一层,如今两人的境界已是同等。

    他只是觉得想动陆羽又动不得,去了又碍眼,那还不如等上官凝霜回来后再去一趟。

    “那么巫兄,我有要事在身,那么久告辞了,改日再聚!”

    雷龙客气地拱了拱手,转身便想离去。

    如今这巫长河,与自己相距十万八千里,双方早已不在同一个层次,因此他也无需再像以前那般阿谀奉承。

    不过,雷龙的话却点醒了巫长河。

    他突然想起,巫长河和陆羽虽说是兄弟,但是两人之间,也是有数不清的瓜葛。

    有一句话说得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巫长河不是傻子,他马上就意识到了,或许这正好是个机会。

    “雷兄,你先留步!”他急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