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485 难兄难弟
    “这其中没有误会。”女人的语气,平平淡淡。

    她的杀机,却没有掩饰。

    “我贸然闯入,的确是我的过失,不过我救了你后人一命。”

    “话虽如此,规矩,却是规矩。”

    陆羽沉吟一下,说道,“我已受伤,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那倒要试试。”

    女人没有半分退让。

    她虽说是个女人,但却还是司马家的老祖宗。

    如果没有足够的魄力,决伐果断,也不会开创出这个家族。

    再说,她是千年之前的修行者,哪怕二人的修为相当,体质所故,她的胜率也会在无形之中拔高一筹。

    陆羽笑了笑。

    他并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发生,然而眼下似乎别无选择。

    他深知这些老祖宗,有一处是相同的,那就是把规矩看得很重。

    气氛,再度剑拔弩张。

    “停手!”

    这时,中年人突然喝止。

    陆羽和女人的视线,一同望向了中年人。

    “老祖宗......恳请让我说两句。”他抱拳说道。

    女人微微一愣,“说罢。”

    “老祖宗,宗族之地,外人不可贸然进入,违者诛之,这是修行界的铁律。可是,他应该不是外人。”

    “哦?这是什么说法?”女人不解。

    他上下打量了陆羽一眼,问道,“还未请教,你是......雷中天次孙?”

    “是。”陆羽点了点头。

    “雷霆,和司马佳佳之子?”

    “......是。”

    中年人重重地松了口气,说道,“那么误会就解释清楚了......老祖宗,这司马佳佳,是我的妹妹,他,是我的外甥。”

    陆羽一顿。

    他没想到这件事,会来这么一个反转。

    突然,他就多了一个大舅。

    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自己的生母,还有哥哥。

    然而这又不像有假。

    堂堂一家之主,不大可能会以这种方式撒谎。

    “次话当真?”

    女人眉头一皱,要真是这样的话,此子也算是半个司马家的人。

    纵然闯入依旧是不对,但是有这一层血脉瓜葛在,那规矩就要两说,而且此子前来,也帮了司马家一个忙。

    “当真。”男人肯定地道。

    女人沉默不语起来。

    不过,男人一看女人的反应,立马就知晓了她的想法。

    毕竟相处时日已久,男人对她的脾性,还是有所了解的,况且天底下绝大多数的女人,都离不开爱屋及乌这四个字。

    男人和颜悦色地道,“陆羽......我是你的大舅,司马丹青,这位......是我们司马家的老祖宗,司马丁零。”

    陆羽想了想,点点头。

    以示他已经知道了。

    “既然如此......你,走吧。”司马丁零转身,挥了挥手。

    陆羽没再说话,飘飞出去。

    此时,也不是什么认亲的时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还有的就是,雷中天从未跟他说起过这个。

    虽然雷家和司马家没有交恶,但又不是往来密切,估计这其中还有着什么内情。

    司马丹青欲言又止,似是惧于司马丁零。

    他望着陆羽背影,突然说道,“陆羽,记得下一次,无论如何,你都不能擅闯司马家的宗族之地。”

    陆羽的身形不由一顿。

    还是转过了身,抱拳对着司马丹青和司马丁零,示礼两下。

    这礼,陆羽不是为了顾全礼数,而是他想,替自己的生母代为拜谢。

    随后他牵起陆瑶的手,倏地在原地消失。

    片刻,司马丁零转身,望向陆羽刚才的位置。

    “这么说来,他算得上是我的半个后人。”司马丁零淡淡地道。

    “是。”

    “下不为例。”

    话虽如此,司马丁零的脸上,并未有责备之意。

    “谢过老祖宗。”

    ......

    ......

    洪武的神魂,遭到重创。

    两大阳神对决,他只是进神之境而已。

    哪怕,他的修为,还距阳神一小步,但者一小步,就是一道天堑。

    他被殃及池鱼了。

    而洪文宗在方才的清醒过后,又变得疯癫痴傻起来。

    可能是出于本能,洪文宗还是拉着他像只无头苍蝇,漫无目的地逃窜,哪怕是已经逃出很远。

    他望着痴傻的洪文宗,脸上闪过复杂之色。

    因为洪文宗在生死关头,还是不忘拉着他一起逃命。

    这使他不由想起,自从懵懂之始,他就是这么一直躲在洪文宗背后。

    从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到成为声望无两的洪家大族老。

    他依旧如此。

    可是他不服气,他不服为何,洪文宗要处处比他强。

    每一次洪文宗的修为提升,他都认为是对方对他的挑衅。

    他觉得自尊心受损,他觉得一次又一次的被打脸。

    于是,他对洪文宗的怨气,就是这么与日俱增。

    他想推~翻这棵大树,却又习惯了躲在这棵大树底下躲避风雨。

    恰恰因为如此,他的念头就越加强盛。

    他觉得这是一份耻辱,就把种种过错都强加于洪文宗头上。

    然而。

    此际。

    洪文宗濒死,也要拉着他夺路而逃。

    是的,拉着他。

    就像小时候,他嘴馋于某个族老家栽种的果子,便就教唆洪文宗陪他一起去偷。

    最后不幸被那个族老察觉,洪文宗也是这样,拉着他就逃。

    趁机,他就把神识,渗入到洪文宗的体内,窥探了一番。

    他只是进神之境,洪文宗已至阳神,这要换做平常,根本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修为相当都好,想要窥探对方修为,对方不让,他也无计可施,何况这是大忌。

    他就这么轻松窥探到了。

    这意味着,洪文宗疯癫痴傻以后,他洪武还是洪文宗的至信之人。

    两人的修为,尽管相差了一个大境界,但洪文宗神智丧失,神魂受损严重,他要是想做点什么......是行得通的。

    他没有这么做。

    洪武深深地叹了口气,“......大哥,我们逃得足够远,不用再逃了!”

    “不!我们还没逃出去!我们要逃出去!”

    洪文宗头也不回,惊慌大叫。

    他体内气息,更加混乱,在重创以后,又漫无目的地全力施展瞬移。

    他的神魂,已临近崩溃边缘。

    “大哥......再这么逃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跟他拼了!”洪武脸上闪过狰狞之色,说道。

    “不行!我们不是对手!我们要逃得远远的,逃得越远越好!”

    看来,洪文宗是被那一刀吓怕了。

    洪武沉默下来。

    默默地看着,拉着他不断施展瞬移之术,亡命逃窜的洪文宗。

    洪文宗在说话之时,嘴角溢出大片血红。

    但他知道,那不是血,而是洪文宗的精元。

    再这么下去的话,可以预料得到洪文宗最后的下场,就是神魂衰竭而亡。

    洪武的双眼开始变得通红,“大哥!要不你先逃吧,我把所有的罪,都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