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404 谁想杀我,我就杀谁
    巫清君不禁微微失神。

    突然,她发现自己还是对陆羽了解甚少。

    这是怎么一个男人?

    都已面临生死关头,居然无动于衷。

    这一百多个巫家金丹修士,全部都是剑修。

    能不能逃出去,她完全没有信心。

    况且,她的父亲巫十九,还是元婴大能。

    她的夫婿,虽不敢说是天下第一,但却是一个泰山崩于眼前,依旧顶天立地的男人。

    巫清君微微一笑,望向陆羽的双眸已泛上温柔。

    她的选择没有错。

    有此夫婿,她这一生已心满意足。

    陆羽轻轻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巫清君。

    双目渐渐冰冷。

    原本,他是巫家女婿。

    他并不想为了种种,与巫家翻脸,再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是的,他承认。

    巫清君在他心里,远远还未达到相濡以沫的地步。

    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巫清君成为了他的妻子。

    但既然已成事实,他就不能有负于人。

    为此,他来了。

    然而巫家的做法,却是让他心寒。

    为了对付他,居然不惜把骨肉至亲搭上去。

    情分固然重要,但是这些巫家之人,却是想着要把自己置之死地。

    这时他再想情分,无疑是让他引颈就戮。

    他也不可能真这么做。

    “看来今天,你们是不准备放过我了。”

    陆羽咧嘴一笑,再不遮掩心中杀意。

    他非常确定,今日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有人死。

    巫十九的双眼猛地一眯,感受着来自于陆羽的杀机,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但是,陆羽不过区区一人,又是哪来的自信。

    巫长河却没想这么多。

    他要的是陆羽死,报了方才之辱,以及,保存巫家的名声。

    “还等什么,青莲剑阵!”巫长河沉声低喝。

    一众围拢起来的巫家族老,原本心下踌躇。

    巫清君站在陆羽一方,这要是真的动手,他们明白那意味着什么。

    然而,这又是巫家之事,他们也都是巫家之人。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巫清君被雷家余孽诱拐,执迷不悟,陆羽又私闯巫家禁地,这已构成死罪。

    听是巫长河发令。

    再看巫家家主巫十九,居然也是保持默认的态度。

    当下再不迟疑。

    一道剑鸣,或许悦耳,百道剑鸣,却是形成了一股萧杀之意。

    这时,陆羽突然问道,“巫清君,万一巫家有人死伤,你怪我不怪?”

    巫清君本已抱着与陆羽共赴生死之心。

    青莲剑阵......

    金丹修士是不可能闯得过去。

    然而,听到陆羽有此一问,又是在这种危急关头,她唯有轻声回答。

    “受人之命,忠人之事,既已成仇,死伤在所难免。”

    “嗯,那就好。”

    陆羽点点头,便是心下坦然。

    此际,剑势已成,上百道杀机,死死地锁定于陆羽。

    风,停了,空气也慢慢变得浓稠压抑。

    巫清君神情冰冷,面色却微微苍白。

    她也没想到,巫十九和巫长河,真的把她放弃了,仅仅是为了巫家名声。

    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她长兄。

    但另一边,是她的夫婿。

    这无从选择,又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她自认选择没错,她没有违背自己的本心。

    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她难禁心灰意冷。

    陡然,百剑齐鸣。

    陆羽的瞳孔随之一缩。

    九百多道剑刃化作迅捷流光,冲天而起。

    在同一时间,陆羽拉起了巫清君的手。

    巫清君霍然回头,还不待做出反应,就感到全身一麻,接着整个人就如失重了般倒飞出去。

    也是此时。

    九百多道剑刃,竟化作了一朵巨大莲花,由陆羽头顶落下。

    巫十九看到陆羽将巫清君抛出,不由就重重地松了口气。

    又见陆羽再无活路,便摇了摇头,把心中的不详驱逐。

    尽然,陆羽的平静让他深感怪异。

    却是在下一刻,巫十九的心脏,没来由地跳漏一拍。

    随之而来的,就是这方圆千米的空间,猛地一震。

    还距陆羽头顶不足三米,九百多道剑刃化作的青莲,竟然也是猛然停顿了一下。

    接着,他就看到站在原地的陆羽,倏地不见。

    整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

    巫十九下意识抬头。

    却是看见,陆羽已现形于青莲剑阵的后方中心的位置。

    “不好!”

    巫十九骇然大喝。

    然而,他来不及了。

    陆羽的双眼,已布满血色,杀机弥漫。

    “嘭!”

    他凌空一拳,那九百多道剑刃,亦是掺杂无尽杀意,瞬间爆射四处。

    将这百名巫家族老,连带巫十九、巫长河父子二人笼罩进去。

    “啊——!”

    ......

    凄厉惨叫陆续响起,百名巫家族老,皆被这折转而回的剑刃洞穿身体,五官抽搐着,倒地翻滚挣扎。

    战局,瞬间逆转。

    此刻的陆羽,双目猩红,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俯视众人。

    就在陆羽出手的那一刻,巫十九及时把巫长河拉出剑刃笼罩的范围。

    他仰头望向陆羽,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只因陆羽身上弥漫的滔天杀意,令他为之胆寒!

    这么强盛杀意,究竟从何而来!

    他怎么都想不到,陆羽竟然会是元婴境!

    早就听闻,雷中天的次孙,天资卓越,但他不以为意。

    他的爱子巫长河,天资亦是无人能比。

    ......

    虽说,他也与陆羽一般,同为元婴境界,但是不知为何,他有种很强烈的直觉。

    他绝对不是陆羽对手!

    为什么?

    不对......血气!

    此子竟然早早就修炼了血气。

    如此浓稠血气,又是混和了无尽杀意掺杂其中。

    巫十九不禁一阵头皮发麻,通体冰凉。

    这百名巫家族老,惨叫了好一番之后,身体的创伤,才得以恢复。

    是由这剑刃上附带的杀气,与血气所致。

    他们再望向半空之中,杀意弥漫的陆羽,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尽皆胆寒。

    更是有几人,不幸被剑刃刺破金丹,痛苦挣扎了片刻就气绝身亡。

    巫长河脸色煞白,惊悸莫名,刚才,或许他差一点就死了。

    他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嫉妒之火。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给这个废物比了下去!”他的心里,在无声地疯狂大喊。

    然而,这又是冰冷无情的事实。

    他的一身傲气,他的自尊,都随着陆羽的这一拳,被冲击得支离破碎。

    陆羽依然凌空而立,他没有再度出手。

    可是,他身上散发的杀意,还在节节攀升。

    不过他很清醒。

    是的。

    他只是又想到了,惨死g市的廖淑玲。

    ......还有,惨死在xz的格桑!

    究其原因,是自己太过软弱。

    以前,他受到屈辱,冷嘲热讽,只会寻找理由安慰自己。

    终究,更是进一步纵容了,对方的嚣张气焰。

    一步退,步步退。

    是的。

    谁说退一步就海阔天空?

    退了一步,别人就进一步。

    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陆羽!住手!”巫十九惊怒地大喝。

    他不敢想象,如果巫家损失了这百名族老的后果。

    所以,他必须要制止!

    陆羽冷漠一笑,“......住手?住手吗?谁想杀我,我就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