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397 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终究,他还是放心不下。

    迈入元婴的前提,自是到了金丹大圆满,这不必说。

    最重要的是,要寻得道心。

    没有道心,想要迈入元婴,那不过是痴人说梦。

    陆羽渡过了天劫,也就是说他已有道心。

    再想到陆羽发下的毒誓,雷清元就不免担忧。

    此子,看似平常,谁都说不准,他会在何时入魔。

    才有这么一问。

    “道心?”陆羽笑了笑,也从草地站起,“这方天地本就无道可寻,所谓的道,不过人心一念。”

    “如这片荒原,本无大道,却处处又是大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说完,陆羽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剩雷清元呆立当场。

    这个说法,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听到。

    每一个修行者,苦苦一生,都在追寻大道,并且贯彻始终。

    他这子孙的说法,太过笼统随意。

    什么叫本就无道可寻,什么叫处处又是大道。

    他不敢苟同,又找不到毛病去反驳。

    正当他想要再问,耳边却传来一句嘀咕,“我的酒,少了三坛......还有十坛灌满了水。”

    雷清元的老脸霎地一红,冷哼一声就原地消失不见。

    ......

    之后两个月,陆羽一路兜兜转转,漫无目的,横跨s省。

    当他发现已到s省范围,却是走到了剑门关,曾经他误打误撞,得到先天冲脉丹的那片山谷。

    “姐夫,是你!”

    一道银铃般的声音,传入陆羽耳中。

    接着就看到一脸惊喜的巫映月,快步冲到了自己面前。

    几年不见,这个丫头已经到了金丹中乘。

    “姐夫,你可终于来了!”

    巫映月如遇救星,抓着陆羽的手,娇嗔之余,又带着两分小怨念。

    “嗯。”

    陆羽静静地注视着巫映月,面对这个许久未见的小姨子,他不知怎么寻找话题。

    或许,是他得知格桑和廖淑玲身死,性情大变的缘故。

    “你不知道,我们巫家这些年,发生了大事......”

    一见面,还未嘘寒问暖,巫映月就滔滔不绝。

    大事......

    这几年间,何止是巫家发生了大事,整个修行界都不能幸免。

    陆羽有些恍惚。

    “我要是跟你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姐夫,我们回到小木屋,再慢慢的跟你说。”

    巫映月拽着陆羽的手,不由分说的就往外走。

    这一路上,巫映月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主要是说起这几年,各大家族的老祖宗苏醒,修行界发生巨变之事。

    陆羽略有耳闻,却还是想听听,毕竟他对此的了解,并不全面。

    多一个人说,还是好的。

    这其中就包括了,巫家家主,也就是他素未谋面的岳父,晋升元婴的消息。

    听说,是受到了巫家老祖宗,巫泽的指点过后,又闭关了一年。

    之后巫泽就不知所踪。

    陆羽安静地倾听着,一路走回到了巫映月的值班护林的小木屋。

    巫映月忙前忙后的斟茶倒水,似是有说不完的话题。

    “姐夫,要不今晚你随我回去吃饭?”

    突然,就冒出了这一句。

    陆羽一愣,问道,“有谁?”

    由不得他不问。

    再怎么说,他与巫清君结为夫妻,这已是既定的事实,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这到了家门口都不入,似乎说不过去。

    但是,两人之所以成为夫妻,巫家,仅仅是巫清君下的决定。

    与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又是在这个关键时期,他暂时不想抛头露面。

    随即摇头说道,“算了,不适合。”

    巫映月看似口无遮拦,却不是什么都不懂,她自然懂得,陆羽这番话语之中的深意。

    不过她犹豫了一下,就又扯着陆羽的手摇晃道,“不行,你一定要陪我去。”

    陆羽平静地望向巫映月,以其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知道巫映月不是无理取闹的个性。

    此刻却非要他去,估计就不是吃顿饭这么简单。

    “姐夫,你来到这里,难道不是为了救我姐?”巫映月古怪的问。

    “救?什么意思。”陆羽皱了皱眉。

    巫清君是巫家的千金,要是遇上什么事,好像轮不到他出手。

    “雷家覆灭,我姐不顾反对,私自与你结发,我的父亲,还有族中的族老们很生气......”

    “就罚了我姐禁闭十年!”

    说到这里,巫映月气得咬牙切齿。

    却又是一副无可奈何。

    听罢,陆羽不禁顿了顿。

    禁闭十年......

    陆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不想多管这事。

    然而,巫清君受到这个处罚,是因自己而起,他就没有了袖手旁观的理由。

    他想到了那晚,婚礼过后,巫清君临走之前说的那番话语。

    “拜堂过后,我需回去,而不能与你共赴患难......”

    “一路珍重,我等你君临天下之日......”

    难道在那个时候,她就知自己的一意孤行,将会受到家族的惩罚?

    既是如此,那又何苦。

    陆羽微微地叹了口气。

    看来,他是要去巫家一趟。

    或许那时,巫清君就是暗示于他。

    “好,我去。”

    陆羽一看巫映月一愣过后,就掏出了手机,就道,“不过我去巫家之前,你先不要把我的行踪泄露。”

    “......哦!”

    巫映月扫兴地把手机收起,转而又念叨起了其他。

    她还是很高兴的。

    陆羽来了,也答应了她救出巫清君。

    其实她一直都觉得,陆羽做她的姐夫是不错的选择。

    她没想太多。

    或许是她的个性使然,也或许是她想得比较纯粹,而没想其他,比如她觉得陆羽的为人就不错。

    没有家族子弟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也没有因她是巫家千金而唯唯是诺。

    虽然陆羽没有什么突出的个性,相处起来却很自然,很舒服。

    一直,聊到了下午。

    其实是巫映月在叨叨絮絮,陆羽在听。

    她也觉得,陆羽沉默寡言不少,但她主要是想找到一个倾诉的对象。

    陆羽,就是最好的人选。

    一看时间差不多,巫映月就显得迫不及待。

    “姐夫,我们回去吧,回到了去,也差不多该吃饭了。”

    再落魄得如丧家之犬,都还是要见岳父的。

    陆羽“嗯”了一声。

    就随着巫映月,施展御气之术去往巫家。

    巫家的宗族之地,是一个村子。

    而这个村子,却是显得异常富足,全村估计有一百多户,一百多栋别墅。

    这是由别墅群组成的村子。

    当然,这不算什么。

    两人走向村子中心,最大的那栋别墅。

    刚一走入,陆羽就抬起了头。

    别墅正门之上,是飘出的一处阳台。

    一座凉亭,一张石桌,几张石椅。

    ......坐落二人。

    在陆羽入门之时,二人就齐齐站了起身,望向这边而来,其中一人,正是巫长河。

    “映月,你这是胡闹!”巫长河冷声顿喝。

    至于另一个人,则是一名负手而立,喜怒不显的中年人。

    而他的视线,一直落在陆羽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