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395 原来是往东
    雷清元心软了。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a>

    这是一颗极好的苗子。

    却由于种种,即将沦为魔道。

    但是,此子给了他数个意外。

    打算是等陆羽清醒,一番好言说教,若是能挽回......

    是的,雷清元心存侥幸。

    虽然不可能,但是在他的这个子孙身上,不可能的事太多。

    况且据他所知,也不是没有过入魔之后及时回头之辈。

    再说,自当他苏醒以来,所见后人,皆是品行不端。

    陆羽的心性,让他大为欣赏。

    躺在地面的骷髅,逐渐被血气缠绕。

    其中有一部分血气,在骷髅的下腹之处,汇聚凝结成为一个拳头大的人形婴儿。

    “血婴!”

    尽管是做好打算,雷清元还是差点就痛下杀手。

    正常的元婴,普遍都在黄中带红的范畴之内。

    哪怕是到了元婴第二小境,进神之境,也都是红芒强盛了些。

    而陆羽凝结成的元婴,非但没有红芒,竟如通体浸血!

    “究竟是邪物,还是魔物......”

    雷清元踌躇不定,时而眼中杀机显露。

    直至,这浓郁的血气,不断的修复,陆羽的身体,渐渐完善。

    陆羽睁开了眼。

    实际上在他的身体还未修复完善之时,他就睁眼了。

    而他的双目,空洞而冰冷,不带有一丝情感。

    他坐起扫视了赤身裸~体的自己一眼,似是安静地发了一会儿呆。

    其后就从储物戒指,取出一套衣服穿上。

    雷清元则是露出惊疑之色。

    这是入魔?

    不像......

    入魔至深,不止神智紊乱,理性全失,而且嗜杀成性。

    陆羽的举动,除了有些不正常以外,似乎,并未有以上特征。

    他却不知,杜乙一传授了他修行之法。

    为此,陆羽总共磨了一年多的刀。

    不然还真如雷清元所想那般,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魔头。

    让雷清元震惊的是,陆羽身上竟是隐隐透出了特属于阳神境的气息。

    元婴,是阴神。

    修炼了血气,从而引起量级的质变,那才是阳神。

    因此元婴和阳神,就如金丹与元婴两个境界,是截然不同的。

    千多年前,天地灵气浓厚。

    从筑基至元婴都以汲取天地灵气为存。

    过早修炼血气,有害无益。

    然而陆羽的修为,还在元婴,却是带上了阳神气息。

    逐一细想,雷清元若有所悟,恐怕是血气过盛,从而生出的变数。

    但这又有不对的地方。

    比如上官家族,剑走偏锋,自当筑基就修炼血气,也不见上官家的元婴,如同陆羽这般。

    实在是有够诡异。

    雷清元摇摇头,不再做深想。

    反正,此子带给他的意外,已经够多,再多这一件,也不觉有差。

    而是跟随着陆羽,朝着山下走去。

    陆羽走得不快。

    这要是从正面看去,就如一具丢了魂魄的行尸走肉。

    不过这露面再陡,陆羽的每一步落下,都像是在岩石之中稳稳地扎了根。

    下了山,他望了一眼索朗一家的帐篷。

    却是突然掉头,再往山上走去。

    “难道,此子神智已失?”

    雷清元心中狐疑,但是还没有具体结论。

    他又跟着陆羽上山。

    这一来一回,就走了十五个小时。

    陆羽走回山顶,刚好是晨曦破晓之时。

    他走到山顶的一侧边缘,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脚下坚硬的岩面之上,一道被刨出的伤痕。

    这是昔日青蛟腾空而去之前所留。

    陆羽不能说是清醒,又不能说是不清醒。

    他的这个状态,应该算得上是刚刚经历了大悲大痛,过后的疲惫与浑噩,如灵魂离体。

    他的思维也因此变得不着边际。

    说不准脑海之中,又浮现哪一件事。

    比如他突然就想到了,青蛟离去之前的方向,似乎是日出的方向。

    也就是说,东边。

    往东?

    他又想起了那两块鹅卵石的其中一块,就是刻着往东二字的那一块。

    其实此刻他的行为,是处在有逻辑和没有逻辑中间。

    说白了,就是莫名其妙。

    “哦,往东......原来是往东......不过我还有事,等处理完了,我再去找......”

    陆羽蹲下,指尖缓慢磨裟着岩面的创痕喃喃自语。

    然后他又朝着山下走出。

    当他下了山,已到傍晚时分。

    他不紧不慢地朝着索朗一家的帐篷而去。

    恰逢是碰上了索朗与妻子,驱赶牛羊回来的时机。

    夫妻二人坐在马背吆喝,甩着鞭子。

    牛羊群当中有些不安分的,听到鞭声便循循有序地乖乖走入栅栏里处。

    这温馨而平静的一幕,让陆羽木然苍白的脸,露出了两分笑容。

    夫妻二人做完了手头上的工作,回到帐篷。

    陆羽也跟随进入。

    晚饭,也准备好了,牛肉和马奶酒,酥油茶,正冒着腾腾热气。

    一家五口,平静地吃食着。

    与昔日相比,这似乎少了些谈笑喝骂。

    而对于陆羽的存在,他们居然视若无睹,就如陆羽是透明的,不存在的那般。

    陆羽从储物戒指取出一坛酒,也是安静地喝着。

    偶尔,露出微笑。

    似是在回忆,似是在沉醉。

    雷清元见状,随手一招,他的手中也凭空地出现一坛酒。

    他顺手打开坛封,抿了一口。

    一顿晚饭,在这平静的气氛之中结束。

    索朗妻子收拾碗筷,看得出是平日是十分勤快的女人。

    索朗则是与单增,讨论着牧场上的问题。

    见此,陆羽知道是差不多了,坛里的酒水也已喝完。

    他离席而起,走出帐篷。

    看着陆羽离去的方向,却不是内陆。

    雷清元不禁又狐疑起来,这子孙是不是时癫时痴?

    要是这么......那就难办了。

    但他还是选择了跟随。

    陆羽走了整整两天。

    目的地是布拉宫。

    真正使得雷清元确认,陆羽神智还算正常的一件事是,还距布拉宫三百公里,他就内敛了所有气息。

    与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而且,他也从储物戒指取出了一只背包。

    这一打扮,就成了一个远游的背包客。

    倒是雷清元松了口气,没疯就好!

    入魔都还有得救,疯了那就真没办法了。

    布拉宫,是xz的圣地,也是xz修行者聚集之处。

    而众所周知,xz通常是禁止外来的修行者进入的。

    如果陆羽疯了,又如何解释这般的缜密心思。

    陆羽和无数慕名前来的游客无异,随着人~流朝布拉宫走去。

    绝大多数人,究其目的是为了去朝圣。

    而陆羽的目的,却是为了去找央金达娃。

    她曾经说过,如果陆羽有时间,就来这个地方寻她。

    陆羽顺着台阶往上。

    雷清元稍作犹豫,也跟了上去。

    他倒是好奇,也有了个念头,陆羽来到这里,必定有其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