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236 古怪的招募
    哪怕是天材地宝遍地,也避免不了那种情况发生。

    以前,陆羽对李大牛所说,有些不以为然。

    但自从他被废以后,算是真正认识到人性险恶。

    比如,那天晚上,他要不是吃下疯魔丹,早就死在那雷、李两家高手的手里。

    格桑非常高兴。

    她这些日子,只是匆匆瞥陆羽一眼。

    再想看到陆羽,只能等到傍晚,放牧归时。

    这一路,她缠着陆羽,吱吱喳喳不断,像是要把之前的欠缺补回来。

    “陆羽,我告诉你,昨天我看见了一只隼!”

    “你知道吗,我哥和我父亲,一早就想养一只,可是太难找了”

    “陆羽,很快我就要开学,到时你记得去ls市找我玩,但是不能趁我去上学的时候走了”

    “口渴了吗?我这有水”

    对此,陆羽时而向央金达娃投去求助的眼神。

    后者只是笑笑,并不打算发表一言一语。

    驱赶着几千只牛羊,脚程不快。

    直至早上十点,才算是到了格桑所说的那个位置。

    确实,二十几座帐篷错落有致,色彩斑斓,其中有人影走动。

    不过距离太远,看得不够清楚。

    但就这一看,也估摸得出七七八八。

    央金达娃策马走近,说道,“再过几天,人数恐怕更多,所以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另觅一处。”

    少倾,她又补充一句,“这么一来,情报方面会落一大截。”

    她嘴里所说的他们,指的是在索朗一家附近扎营的那五名修行者。

    陆羽不禁皱眉,确实是这样没错。

    “除非他们是隐世家族的子弟。”

    说到这里,央金达娃露出了一丝若隐若无的微笑。

    陆羽恍然,或许,还真是这样,这央金达娃不就是隐世家族的吗。

    “还有两个可能”

    “什么?还有?”陆羽一愣。

    “一,他们可能在躲着什么人;二,他们手中掌握的信息,恐怕比所有人都要多!”

    央金达娃转头问道,“你认为呢?”

    “我?我没有想法。”陆羽的老脸一红。

    对于央金达娃的过人智慧,他想不服气都不行。

    什么都让她给想到了。

    “嗯,所以,大雪过后,我们紧跟那五个人就行。”央金达娃轻笑。

    “他们有单独一路的底气,那就应该有相应的本钱。”

    陆羽点点头,认可了这个说法。

    也就是说,这几个假设,最大可能性,更倾向于后者。

    中午,格桑将一张红毯,展开铺在草地上。

    青稞酒,酥油茶,耗牛肉干,包括一些熟肉,一一摆开。

    四人坐下,悠哉悠哉地享受着午餐。

    陆羽有些想不明白,陈婉蓉那个女人,真心是钻进钱眼里了。

    这么好的风景,这么好的美食,换做是他,再怎么说,也得再玩一段时日再走。

    一百万能干什么?

    不是他有钱以后,就不把一百万当成是一回事。

    而是,陆羽很清楚,陈婉蓉要是继续保持那种高端消费。

    一百万,也经不起她花多久。

    他也爱钱,但是他爱钱的原因,是为了生活,为了照顾家庭。

    一日三餐无忧,其实在陆羽看来,钱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正当四人正享受着午餐,却有不速之客打破了这平静。

    八道身影,从扎营地那处走了过来。

    格桑不满地嘀咕一声,拿出一块乳酪,小小地吃了一口,像是不想待见。

    见此,陆羽感到好奇。

    不由问道,“怎么?格桑,你认识他们吗?”

    “由前两年开始,他们每到这个季节,都找到我家里来,叫我哥做导游。”

    格桑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继续说道,“可是我哥根本没爬过大雪山,怎么做导游啊,陆羽,你可不要上去,太危险了,运气不好会死人的!”

    陆羽一听,就更觉得古怪了,“既然索朗没去过,他们怎么还邀请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一次来都问,但是他们给的报酬很丰厚,一千万一个人。”索朗啃了一口牛肉干,接着说道,“我有几个朋友,前两年都跟着去。”

    “索朗!你也不许去!不然别说父亲,奶奶也饶不了你!”格桑马上严厉警告道。

    “好嘞,好嘞,我不是拒绝了吗,你回去不要乱说。”

    索朗的眼神有些躲闪,这都瞒不过陆羽的双眼。

    一千万的诱惑,的确很大。

    然而。

    一千万,就是为了叫几个,从来没有爬上过大雪山的藏民做导游?

    这很明显不对劲。

    央金达娃喝了一口青稞酒,冷笑的道,“索朗,最好你不要去,除非是不想活,你说的那几个人,赚了钱没错,不过这一次,恐怕他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为什么?”索朗偷瞄了格桑一眼,颇为不甘。

    陆羽也投去狐疑的眼神。

    却是没等央金达娃开口解释,那行走而来的八人,已然走近了前。

    “吃饭?看来今天来了新客人。”

    这八个人,分别是四男四女,平均年龄在三十岁左右。

    而说话的,是一个长得妩媚如水的女子。

    看来这八个人,是以她为首的了。

    陆羽马上就想到,这个女人,很有可能是司马家的。

    虽然,司马这个姓氏,被修行界称之为邪魔外道,但是他的生母,却是司马家族的女子。

    张雯的父亲,也是。

    他还记得,在他被废的那晚,有一个叫司马雨兰的女人,帮他说过好话。

    因此,他对司马家族的人,抱着一种微妙的好感。

    索朗接口说道,“他们不是客人,是我的家人。”

    “一起坐?”陆羽问道。

    他总觉得,这女子的五官轮廓,似曾相识。

    女子黛眉微微一动,随即笑道,“好啊,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怎么称呼?”陆羽又问。

    这是他有意先一步发出的提问。

    “司马雨溪,小兄弟你呢?”她微笑着,款款而坐。

    一听,陆羽露出了笑容,“陆羽。”

    “哦,这倒是个好名字。”司马雨溪说了一句,看似不经意地流连了一圈。

    最终,视线在央金达娃身上,短暂地停留了一下。

    其余七人,并没坐下的打算,而是颇有默契地四散了去。

    祥装欣赏这美不胜收的景色。

    没等司马雨溪再度开口,格桑就不满说道,“我们说得很清楚,我哥是不会去的,你要找就找别人吧,不要来问了。”

    “小妹妹,你误会了,这次我来,不是来劝的。”

    司马雨溪露出一个妩媚入骨的笑容,轻声说道,“我这次来,只是想问问,你们的家里,是不是来了五个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