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232 心虚的说谎者
    五名修行者,大概也就还有七八十米远。

    哪怕陆羽提前与索朗一家通气,但却无法封住贡布兄弟的嘴。

    只要他们随便一问,就能马上知道,陆羽是在说谎。

    而他是修行者的身份,很可能就会为此暴露。

    陆羽和央金达娃,自相识到今天,除了探讨与印证武学。

    彼此都有默契,不过问对方其他。

    不过两人对一些事,心知肚明。

    比如不想公开真正的身份,比如都不想在这五人面前,暴露自己是修行者的身份。

    而为什么有意隐藏,还有两个字,引来麻烦!

    随着五人走近,央金达娃的神色,随之恢复如常。

    陆羽也装模作样的清点起,贡布兄弟送过来的牛羊。

    然而,他们却是奔着贡布兄弟而去。

    “小兄弟,谢谢你们......”

    陆羽和央金达娃,相隔贡布兄弟越有二十多米的距离。

    索朗,格桑,包括单增夫妇,此时也都在一起,还进行着交接工作。

    看到如此一幕,陆羽的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在这五名修行者,与贡布兄弟沟通的整个过程之中,陆羽都屏住了呼吸。

    山风有些大,致使陆羽听得不太准,他们之间都在聊些什么。

    似乎是在说着感谢的话语,还有一些别的。

    为什么陆羽会如此紧张,那是因为贡布兄弟今天,是赶着牛羊过来,补偿索朗一家。

    只要他们的话题,轻轻牵扯到这个方面,估计就会引起五名修行者的好奇。

    接着,他们转身离去。

    陆羽也为之狠狠地松了口气。

    或许这没有什么,但是陆羽毕竟做贼心虚。

    他的伤势,还未曾彻底恢复,他绝对不想在此之前,出现什么意外。

    “走了,看把你给吓得,脸都变青了。”

    央金达娃捂住,轻轻地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里,满是幸灾乐祸,和一点瞒天过海以后的轻松。

    “在我的伤没好之前,我不想惹麻烦。”

    陆羽淡淡地道,并且有意无意地瞥了央金达娃一眼。

    这话里的意思有些晦涩。

    不过,央金达娃却是听得明明白白。

    “所以?或许我们都是个麻烦。”央金达娃背负双手,挑衅地抬了抬头。

    脸上挂着一丝得瑟的微笑,转身走向湖边。

    陆羽还是放心不下。

    直至看到五名修行者都坐入越野,他走向了格桑。

    将她拉到一旁,问道,“刚才,那五个人,都说了什么?”

    “他们?”

    格桑偏头想了想,说,“他们是贡布和卓巴带过来的,先是说了谢谢,然后说了这里风景很好。”

    “嗯,然后呢?”陆羽点头说道。

    “他们还说了,或许过几天,他们还会过来看看,到时可能要打扰我们一下。”

    听这么一说,陆羽的心咯噔一声。

    “还有吗?”

    “没有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格桑好奇反问。

    “也就是问问,呵呵。”

    陆羽打了个哈哈,干笑两声就走向央金达娃。

    见此,格桑气鼓鼓地哼了一声。

    陆羽却是沉思起来。

    这里,景色优美不错。

    却不是来过一次,还要想来的地方。

    毕竟xz太大,景色好的地方,实在是数不过来。

    起码,陆羽是这么认为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他们来到这里,是干什么来的?

    突然他又想到,索朗曾经说过,央金达娃不是这边的人,她并没有反驳。

    而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她不是这边的人,却是来到了这里。

    尽管,他与央金达娃,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可是陆羽并没有因此而忽略,央金达娃并不是冲着他而来。

    思前想后,陆羽还是决定问问。

    因为他实在不想,因为一个疏忽,而导致自己陷入无穷的麻烦之中。

    央金达娃此时坐在大石之上,若有所思地抬头看往大雪山。

    陆羽走近,坐下。

    半响,他问,“我觉得我们之间,或许要坦诚一些。”

    或许这不是一个好话题的开端,但是陆羽已经做到非常~委婉。

    询问他人不想回答的问题,这的确是有些难以开口。

    央金达娃转头一笑,轻笑的道,“好啊,这个提议不错。”

    见状,陆羽也笑了笑。

    正当他张嘴,刚想接着说下去。

    央金达娃却早一步比他先开了口,问道,“那么,你是谁?来到这里,想干什么?”

    “这个......”

    陆羽一愣,他没想到央金达娃会突然先入为主。

    “你,是带着伤来的,而且伤势不轻,估计是被人追杀。”

    “那个叫陈婉蓉的,是你的同学,关于这个,我问过了。”央金达娃一笑,继续说道,“与其说她跟着你来这里,还不如说,你答应了她一个优厚的条件,她才把你带到xz。”

    “我的猜测不是毫无根据,比如她走了,也就意味着,你们的履约已经结束。”

    央金达娃瞥了陆羽一眼,捋起前额吹散的头发,以至陆羽在这种近距离,清楚无比地看到她白皙的脖子。

    “狂风扫落叶,是一套非常高深玄奥的武学,起码屹今为止,我从未有所听闻。”

    “也就是说,你身后的家族,在xz之外,绝对是赫赫有名,甚至是数一数二的那种......”

    “听你的口音,你应该是南方那边的人,因为xz以外的修行者我没见过,旅客游人我倒是见过不少。”

    “还有我给你的疗伤圣药,宝贵无比,你吃了有半瓶了吧,身上的伤势居然还未治愈,这种伤极有可能......是体内经脉的创伤,好像也只有这种伤,才会令人修为大损。”

    说到这里,央金达娃美眸一闪,“从受伤的程度来看,你曾经被人打断过周身经脉,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但更令我惊讶的是,你又恢复过来了......”

    “如果你愿意听我分析,我还可以继续往下说。”

    听罢,陆羽马上举起了手。

    “不,不用了!”

    他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脸色是怎么样的。

    却一定好看不到哪里去。

    央金达娃所说的话,就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一层一层地,把他自以为的秘密无情剥开。

    他看走了眼。

    从来都没有想过,这央金达娃的心机,居然深到了如此地步!

    自己隐藏得那么好,居然就在不知不觉之中,彻底暴露在她的眼皮底下。

    这一刻,陆羽感到一点秘密都没有了。

    他抿了抿嘴,略带不甘地道,“既然你都知道了,现在,就来说说你的吧!”

    央金达娃似是略显意外,问道,“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