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223 赔偿的条件
    卓巴的表现,贡布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股不详预感,开始不受控制的在他的心头蔓延。

    “卓巴,扎西大哥怎么说?”贡布焦躁地问。

    此时,卓巴猛的打了个激灵。

    连忙走近贡布,耳语起来。

    很快,贡布的脸色,也是变得怪异万分。

    他们的神情,不再有之前那般嚣张,有持无恐。

    而是变得茫然,震惊,恐惧,还有不知所措......

    陆羽看了看贡布和卓巴两兄弟,又看了看神色如常的央金达娃。

    一股好奇之心,不受抑制地升起。

    这个央金达娃到底是什么来头,才会使得这对兄弟如此敬畏。

    “你们要是没有疑问,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央金达娃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也就在这时,卓巴双膝一软,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达、达娃,是我们的错,你不要把我家的草场封了,我再也不敢了!”

    贡布傻站着,不知是激动还是恐惧,他的身体微微的打着颤。

    “昨天,我跟你们说得很明白。”央金达娃摇摇头,继续说道,“你们没有听,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陆羽的确对央金达娃的身份很好奇,但是听她这么一说,也觉得过份了。

    本以为,这是她玩笑式的恐吓,想不到是来真的。

    一百万买下贡布兄弟家的所有,这无疑是逼着他们上绝路。

    “达娃,这做得过了,给他们一点教训就好。”陆羽在一旁提醒。

    “我从来都说一不二,既然决定下来,那么我就不会这么轻易改变。”

    央金达娃瞟了一眼贡布,说道,“收拾收拾,走吧。”

    “我们都认错了,你都不肯给我一个机会?”贡布的眼角抽了抽,不甘地道。

    央金达娃笑了笑,恍若未闻。

    贡布一看,一股绝望的情绪油然而生。

    刚刚他才知道,这个女孩,竟然是那个大人物的女儿。

    要是他早点得悉,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忤逆她的命令。

    然而,一切都已太迟。

    倏地。

    “好,很好!你不给我活,我也不活了!”贡布怒极反笑,接着转身就冲向蒙古包。

    不出一分钟,他就再度从蒙古包里冲出。

    他的手里,持着一把猎枪!

    而且上好了膛!

    索朗一看,大惊失色,“贡布!你想干什么!”

    这番声色俱厉,并没有让贡布有所迟疑,他一脸狰狞地冲上来,手中的猎枪对着央金达娃。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不收回自己说的话,今天你就得死在这!”

    陆羽凛然,这贡布是要狗急跳墙了。

    他要是开枪,别说是央金达娃,就算是停留在第三步几十年的修行者,估计都抵挡不住热武器的威力。

    想及于此,陆羽走上去,挡在了央金达娃身前。

    谁知,央金达娃笑了笑,拨开了陆羽的手,又走前两步。

    “贡布,要想清楚了,你要是伤了我,你家里的人,一个也逃不了。”

    这一句话,让贡布的气势骤然一顿。

    也就在这时,央金达娃解下长鞭,左手倏地一抖,一甩,一道黑影就袭了过去。

    在半空划过诡异的弧度,缠住了猎枪。

    随之,长鞭又卷起一道波浪。

    “啪!”

    音爆响起。

    猎枪就出现在央金达娃手中。

    贡布瞪直了眼。

    半响,他才惊恐出声,“你是人是鬼!”

    央金达娃完全无视了贡布的话语。

    “嘭!嘭!”

    这把二连发的猎枪,在射光子弹以后,就被央金达娃扔在了地上。

    接着,央金达娃又是一甩长鞭。

    如灵蛇吐信,抽打在贡布的背脊上。

    这一鞭的力道很重,直接把贡布穿着的皮袄抽得爆裂,血花四溅。

    贡布发惨叫一声,跄踉几步倒地,像一条在阳光底下暴晒的蠕虫,无助地蠕动。

    央金达娃露的这一手,不止震惊了索朗,还有跪倒一旁的卓巴。

    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陆羽抿了抿嘴。

    怪不得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也太心狠手辣。

    贡布只是一个普通人,这一鞭下去,恐怕被鞭击的那处,都成了肉糜。

    虽不致命,但绝对能令人生不如死。

    下手一点都不留情面。

    央金达娃冷笑,正想上前。

    却被陆羽一把拉住,摇头说道,“达娃,别太过了。”

    “过了吗?那么,你想怎么做?”央金达娃笑笑,说道,“行,你做决定吧。”

    陆羽沉默下来。

    他说的过了,意思有两层。

    一,是她动手过了。

    二,那一百万,也是过了。

    虽然贡布兄弟有错在先,但是这个惩罚,未免太重,不留一丝余地。

    可是,一旦轮到他做决定,就为难起来。

    单纯意义上的警告,陆羽并不能保证,等他离开以后,索朗一家会不会遭到报复。

    毕竟,贡布兄弟就连放火的事,都能干得出,刚才差点就开枪了。

    况且这两兄弟底气那么足,估计是经过了家里人默许。

    不让他们知道痛,就记不住这个教训。

    然而惩罚太重,这只是将对方往绝路上逼。

    看见陆羽左右为难,央金达娃说道,“要不这么吧,你们赔偿一千头牛,还有索朗家的牲畜渡过雪季的草饲,那片草场的归属,也是他们家的。”

    “如果你们有意见,就按我刚才说的办。”

    这个要求,根本是不可理喻。

    草饲的问题还好说,整整一千头牛,那得是多少钱?

    但是,眼下的情况,傻子都明白,如果不按照央金达娃的做,自家的草场都保不住。

    卓巴连忙点头,“好,好!这个条件,我们接受!”

    “只有你接受没用,得看他的意思。”央金达娃瞥了一眼依旧躺在草地的贡布,笑道,“你说呢,贡布。”

    背脊传进大脑的剧痛,早已让贡布大汗淋漓。

    央金达娃一问,贡布马上打了个激灵。

    他咬了咬牙,说道,“我......我也接受!”

    在这种情况下,接受央金达娃的条件,才是最为明智的。

    贡布并没有被那一鞭子抽糊涂了,反而是更加清醒。

    他意识到,自己竟然拿出了猎枪!

    还用枪对准了央金达娃!

    想到这里,他又打了一个激灵。

    差那么一点,他就把全家都搭了进去!

    贡布现在回过了神,哪怕央金达娃的要求更离谱,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

    “那好,等你家大人回到,就跟他们说我来过,草饲和一千头牛,限你们在一个星期之内,送到索朗家里。”

    说完,央金达娃一转身,就走向了越野。

    陆羽和索朗交互一眼,也跟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陆羽对央金达娃的身份更是好奇。

    或许,是感受到陆羽的视线。

    央金达娃转头轻笑,“陆羽,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陆羽的脸一红,便又恢复如常,说道,“我只是想,你的身份一定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