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196 百分百的信任
    陆羽不禁苦涩一笑。

    逃......其实不用楚飞雪提醒。

    这个想法,一直盘旋在陆羽的脑海。

    可是除了陆羽下意识的认为,他逃不出去这个原因。

    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能逃。

    如果逃了,他担心雷中天,这个与他有血缘关系的爷爷,将无法交代。

    陆羽的责任感和担当,不是一般的同龄人能比。

    不然,他也不会在陆明伟死后,肩负起照顾廖淑玲和陆瑶的重任。

    至于他苦笑的原因......

    那是楚飞雪说要帮他挡一会儿。

    他们都是修行界各个家族的修行高手,要不就是年轻一辈的天才,楚飞雪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她拿什么去挡?

    一路上两人没再说什么话。

    楚飞雪不是陆羽,无法站在陆羽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陆羽也不是楚飞雪,他并不知道此时,楚飞雪想的是什么。

    ......

    去到雷家别墅大门前,各大家族的族老已经进去,包括那些少年天才,只剩下七八名随从,站在大门之处。

    他被阻拦在门外。

    “前辈们说了,他们现在要开一个会议,你就在这里等候,给我安份一些。”

    为首的男人冷笑,脸上的幸灾乐祸与不屑不言于表。

    今天,雷家出了那么大的丑,竟然出了一个修炼魔功的子弟,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抓了个正着。

    这个叫什么?苍天有眼!

    其余几人,看向陆羽的眼神也是差不多,眼中也已没有了之前的尊重。

    尽管,当时的陆羽在他们看来只是个普通人。

    陆羽点点头,不再说话,也无需多说,他唯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雷中天。

    况且,他心知肚明,自己修炼的不是什么魔功。

    要不魔功的副作用,早就有所显现,他不过是找到了一条修炼的捷径,一条只适合于他的捷径。

    等待是漫长的。

    不是度秒如年的漫长,而是真的很漫长。

    从中午时份,一直等到晚上的八点整。

    可想而知,这场会议开得有多长,但这也意味着,所有的人都统一了意见。

    当别墅的大门打开,就是宣判结果的时候。

    是李战开的门。

    他的脸上,挂着快意的冷笑,眼底闪烁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凶光。

    “呵呵,二少爷,抓紧时间进去吧,我想你也等了很久。”

    撂下这句,他转身就走。

    楚飞雪在这时,低声说道,“陆羽,我那时在厨房煮饭,好像闪过一道人影,我就睡着了......”

    陆羽顿时皱起了眉。

    他知道,楚飞雪不会无故放矢。

    而她为何之前不说,等到这时才说,这是在暗示他,楚飞雪看到的那一道人影,极有可能就是李战。

    可是他想不通,李战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是他得知了自己修炼魔功?

    他又是怎么发现的?这似乎不可能。

    然而,陆羽打死都想不到,李战知道这个秘密的原因,与雷萱萱有直接关系。

    要是昨天他跟雷萱萱出去,恐怕就是另外一种结果。

    一进入到别墅大厅,上百道目光纷纷投射而来。

    此刻,陆羽再感受不到雷家别墅的极尽奢华。

    在他看来,这已经变成了一座法庭,审判他的法庭,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一股彻骨的冷。

    没有人坐着,雷中天站在正中,其余人等依次排开,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无形中散发着阵阵压力,当然这是对于陆羽而言。

    陆羽牵着楚飞雪走了进去,抑或是说,楚飞雪牵着陆羽。

    但不管是怎样,陆羽和楚飞雪,在绝大部分看来,不过是两只蝼蚁。

    陆羽站定,雷中天就开口了。

    “各位,是我雷中天管教无方,出了这等不肖子孙,暗自修炼魔功,幸亏的是还未酿成大错。”

    “鉴于修行界的铁律,子孙雷羽,要被废去丹田经脉,才得以保住一命。”

    说到这里,雷中天深深地叹了口气,继而问道,“小羽,你还有什么问题?”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浮现起了可惜,遗憾,不忍,等等的复杂情绪。

    其实雷中天在说出第二句话之时,陆羽就已愕然地抬起了头。

    被废,还真是要被废!

    虽然他早就想到,但是真发生在自己身上,他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陆羽抿了抿嘴,说道,“我修炼的,不是魔功......”

    “是不是,我们自有定夺,你年纪尚小,前辈们不多做计较,你就不要再狡辩!”雷龙突然发声说道。

    在明面上,雷龙此举是在帮陆羽。

    毕竟死不认罪,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到时候就不是被废,而是要当场击毙!

    但是在暗地里,这就有些耐人寻味。

    这等于是雷龙亲自坐实了,陆羽修炼魔功的罪名。

    陆羽,心知肚明。

    可是,这也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为什么雷中天不出面维护他,而是要让他成为一个废人。

    从长远的角度来说,那么做虽说会让雷家名声受损,甚至跌下修行界第一的位置,但是上官家族,名声也不好,却是能在排行榜上排行第三!

    所以,雷家哪怕退居其次,也还是能占据第二的位置。

    他可是雷中天的亲孙子。

    为什么?

    陆羽苦笑,说道,“我没有修炼魔功,也没有想过要做出对修行界不利的事,任何事,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我,非要把我变成一个废人?”

    气氛突然沉默了一下。

    接着一个洪家族老不满冷哼一声,“狡辩!我们只不过是看在,你是雷前辈的孙子的份上,留你一命,难道你还为这个结果不服?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修炼的不是魔功,那么我问你,一个二十多岁,对修行一无所知的普通人,怎么能够在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里,走到第三步?”

    “还有,你暂时没有做出有损修行界之事,并不代表,以后不做!”

    陆羽闭上了嘴。

    继而将目光,投向了雷中天。

    认祖归宗,是雷中天提议的,也是他发出的邀请。

    出于绝对的信任,陆羽才前来魔都。

    如今,他并没有失去这份信任。

    陆羽还是在暗自侥幸,雷中天能够帮他一把。

    这就像一个蒙受了冤屈的死囚,在上刑场之前,奢望着苍天开眼。

    却是看到雷中天再度叹了口气,将头别向了一边。

    洪家族老又道,“雷前辈,你若是不忍心动手,乃是人之常情,我却可以为你代劳......”

    “你不要逼我爷爷,雷家身为修行界正统之首,自然会处理好这件事,不留任何诟病,我来!”

    雷龙陡然出声,接着他与李战似是有某种默契一般,朝着陆羽走近。

    李战的脸上,那抹冷笑越来越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