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陆羽陈婉蓉 > 148 意料之外的变故
    马康对张宏正的说法,并不感到意外。 准确的说,为了今晚的宴会,他也做足了准备。 张宏正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不过这工具要是不听话 不要,也罢。 “呵呵,马康,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去做,那么我也无需对你客气了。”张宏正阴沉笑道。 他等这一天,真的是等了太久,太久。 宏图地产本来就是他的。 那年,公司出现了资金断流的情况,因为扩张太快了,无奈之下才向马康求助。 谁知马康却要入股,那不是趁他病要他命吗? 为了宏图地产不至于被破产清算,他委曲求全的接受了。 一想到今晚,他将夺回宏图地产的大权,张宏正就不禁意气风发。 “所以?你想怎么做?”马康悠哉悠哉地问道。 他拿起酒瓶,倒了一杯红酒,旁若无人地啜了一口。 这一份处事不惊的魄力,也让藏身在二楼的陆羽啧舌不已。 “马康,你不是黑道吗?既然你不听从我的意见,那么我只有按照黑道的规矩解决。”马康说到这里,不禁就笑了。 这才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张宏正,你别以为,就凭你身后的那个人,就能让我服软。我也给你一个求饶的机会,如果你不及时抓住,恐怕谁也救不了你。”马康依旧是云淡风轻。 不过,一直看似昏昏欲睡的上官文瀚,却猛然睁开了双眼。 此时他哪里还有暮气垂垂的模样,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瞬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一把出鞘的利刃,杀意凛然。 上官文瀚,可以说是今晚张宏正的压轴底牌。 因此他也认为,他要对付的只是几个凡夫俗子。 可是马康的这句话,却是给了他足够的暗示,马康,也是一个修行者! “呵,有意思。”上官文瀚看向马康,嘀咕一声就又闭上了双眼。 对方是修行者,那又怎么样?上官家族,在八大超级家族排行第三,但这只是明面上的名次排比。 因为上官家族被定义成魔道。 非得用实力分个胜负,再怎么说也能与雷家和巫家并驾齐驱! 日月奇经的神妙,岂是轻易能让外人所知。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无需客气了。”张宏正阴笑着,扭头看了一眼上官文瀚。 “好,很好!勇气可嘉!”马康似是赞叹,拍了两下手掌。 却在下一刻,以陈泽海为首的二十人蜂拥而入。 “马爷!外头的小喽啰都解决了!”陈泽海气势十足的大喊一声。 依照马康的计划,天一黑,陈泽海就带人埋伏在了四周。 等到别墅大院的宾客离开,他就与手下进入,与马康带来的人,来一个里应外合,解决掉那些保镖。 最后,再来一个瓮中捉鳖! “陈泽海?”张一凡一愣,随即就被他自动忽略过去。 他当日被捅了十几刀,这陈泽海脱不了关系,或许说他才是那一切的罪魁祸首! 然而现在并不是计较的时候。 他的父亲张宏正,和他的大表舅闹翻了,这才是他最苦恼的一件事。 马康,自小待自己就不错。 要不他也不可能,调动得了那么多混混做打手。 可是,今晚的情况却大为不同! 张一凡不懂了! 他的父亲与他的大表舅,居然闹翻了,这让他踌躇了半响。 两方立场,他最终选择了张宏正。 张一凡走到马康的面前,不太自然地笑道,“大表舅,你这么做”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清脆无比。 张一凡根本没有料到,竟然会有这一遭。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懵了。 “大表舅你,你”张一凡惊愕地捂着右脸,身不由己地后退了两步。 马康淡然笑道,“张一凡,没有你的事情,最好就滚远点。” “大表舅,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误会,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商量” “啪!” 张一凡还没说完,就被马康又刮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滚。” 淡淡的一个字,却让张一凡不禁后退好几步。 此时,张宏正的脸色,憋得青红交加。 张一凡想要化解矛盾,却被扇了两个耳光,马康的这个做法,却无疑是扇在了他的脸上。 “呵呵,马康,我最后问你一次,但是我事先说明,宏图地产的股份,今晚我必须得到手。”张宏正冷笑的道。 马康淡淡地道,“本来,我不想处理你太早,不过今晚你要找死,谁也救不了你。” 说完,他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手。 这气氛压抑的大厅,响起了“咔嚓”一声。 是有人打开了房间的门。 一道身影,从房间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 大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投注到那道身影之上。 这道身影,是陈佳静。 她今晚穿着一套嫣红的晚礼服。 涂抹着红妆,显得是那么的高贵和风情万种。 张宏正惊愕无比。 他要对付马康,所以前两天,就买了一张机票,送陈佳静出国旅游了。 在这个时候,她出现在这里,明显颠覆了张宏正的想象。 “静静,你怎么 张宏正的话才说到一半,却是噶然而止。 “表哥,张宏正所有的股份,都在这个文件夹里了,人家是找了很久,才找到的呢。”陈佳静娇嗔的道。    这一瞬间,整个大厅都变得针落可闻。 谁都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一凡张大了嘴,无所适从,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小鸟依人般依偎在马康的怀里。 他的世界,完全被颠覆了。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  张宏正也惊呆了! 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这是怎么回事??? 眼睁睁的看着陈佳静,把一只文件袋递交到马康手里。 接着。 马康解开,从中抽出扫了一眼,满意地道,“很好,你做的不错。”  “静静!” 张宏正的心头,猛地涌起了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情急之下,大喝一声,却换回陈佳静的冷然一笑。 此时此刻,张宏正才愕然发现,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了二十多年的妻子,变得如此陌生。 实际上,谁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无论是一直没有做声的张雯,还是在二楼暗中观察的陆羽,这个情况,打得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最快反应过来的,却是张一凡。